這種現象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現十分突出。一些人配合美國政客和媒體,為美國的防疫失策以及對中國的污蔑進行辯白,無視政府和民間為抗擊疫情所做的努力和犧牲,對政府和同胞進行指責甚至抹黑,出現了好幾次內外呼應,共同攻擊中國的現象。在趙立堅發出推特之問之后,美國政府還沒有反應過來,國內一些人就跳將起來,給趙立堅扣帽子、打棍子。什么“引用陰謀論作證據”,“把國家帶向戰爭災難的節奏”,“陷國家于不義,害國、害人民”等等。公開透明地發布疫情信息是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也是全球共同抗擊疫情的需要,向美國政府提這么個要求會引發戰爭?會陷國家于不義?這是生怕美國主子沒有反應,也顧不得常識,不怕鬧笑話了,扣的帽子一頂比一頂高。

前兩天,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招供” 的信息,就美國目前的疫情發展狀況、美軍是否有可能把疫情帶到了武漢,提出了疑問和公開有關信息的要求。當趙立堅的推特還沒有得到美國政府回應時,國內一些人立馬發出了責難甚至辱罵,按照此類事件必定“里呼外應”的規律,美國國務院13日傳召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就趙立堅的推特發問提出了抗議。

在新冠疫情在全世界愈演愈烈,西方不少政客卻借此向中國大潑臟水的時候,趙立堅發出的這個沒有任何夸大渲染的要求再正當不過了。看看美國的高官政客們是怎么污蔑疫情中的中國吧,隨便舉一例子。3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武漢冠狀病毒”,并稱由于中方不公開、不透明,美方獲得的信息不完善,導致美方落后于疫情挑戰。蓬佩奧在正式的媒體采訪中不尊重世衛組織的決定,利用新冠病毒對中國和武漢污名化,中國政府和民間除了正常回應之外,沒有任何過激反應,那些公知美粉們更是直接無視。現在趙立堅發個正常的推特,怎么在國內外引起這么大的反響?我想除了趙立堅的推特之問也許觸及了美國或美軍的核心要害之外,從邏輯上看,還有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這是氣急敗壞的強權邏輯

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它擁有全世界最發達的科學技術、最強大的軍隊和最高效的金融系統,獨霸從經濟、政治到科技、文化等各個領域的諸多好處,特別是冷戰結束之初,它看誰不順眼就制裁誰、誰不服就打誰,對敢于說不或者潛在競爭對手,輕則打壓報復,重則顛覆政權、肢解國家。近年來,隨著世界愛好和平力量的發展壯大,加之美國對霸權力量無限制利用引發世界公憤和自身削弱,其他力量對美國霸權行徑的約束逐漸加強,美國在逐步控制其武力沖動的同時,加大了在其他領域的強權行動,表現在宣傳輿論領域,就是調門越來越高,言論越來越出格。

2017年12月21日,聯合國大會召開緊急會議,就反對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議案進行表決。在投票之前,特朗普威脅將切斷對投贊成票國家的援助,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莉發推特警告說:“美國將記下支持該決議國家的名字。”她還向180多個國家的代表發出“恐嚇信”說:“特朗普總統將非常仔細地觀看此次投票,并要求我向他報告所有投票反對我們的國家。我們將盯著有關這個問題的每一票。”當然,特朗普和黑莉的威脅無效,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多數投票通過了這個決議。

這只是美國睚眥必報、氣急敗壞的一個小例子。就趙立堅的推特來看,說的都是有根有據的大實話,就是真的戳中了美國的機密,也不用如此大動肝火。多大個事啊?就要傳召大使。要知道作為美國國務卿的蓬佩奧,在接受媒體正式采訪時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武漢冠狀病毒”,還將美國防疫不力的責任甩鍋中國,我國外交部發言人也只是在有記者提問時,才將蓬佩奧的卑劣言行作了個定性而已。當然,趙立堅只是就事論事,實話實說,蓬佩奧則是信口雌黃,大放厥詞,兩者也不可同日而語。

說到底,還是美國在國際上作威作福慣了,聽不得任何逆耳的言詞。須知,良藥苦口,忠言逆耳,美國政府好好回答一下趙立堅的推特之問,而不是敷衍威嚇,不但有利于抗擊新冠疫情,還會大大改善美國的國際形象。

第二,這是理屈詞不窮的無賴邏輯

2月28日,特朗普的白宮代理幕僚長馬爾瓦尼在保守政治行動會議上稱,新冠病毒是民主黨的“騙局”。當天,蓬佩奧在眾議院就新冠病毒疫情接受質詢時,被眾議院議員連番追問此事。下面是一段有趣的對話。

議員:新冠病毒是個騙局嗎?

蓬佩奧:國務院正在盡其所能保護全世界的美國公民。

議員:我只是問你,你是否相信新冠病毒是個騙局?

蓬佩奧:我不好評價人家的話。

議員:你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嗎?這又不是什么難問題。

蓬佩奧:我們正在努力保障民眾的安全。

最后,議員發火了:所以你可以花兩小時和你的特殊利益團體說話,而不能回答這個生死攸關的問題,你真可恥!

無需過多的解釋,看了蓬佩奧在面對議員質詢時的無賴式回答,就知道美國政府對趙立堅的推特之問會如何應對了。把趙立堅的推特之問和美國國務院官員的反應分解一下,也可以腦補出如下對話:

趙立堅:零號病人是什么時候在美國出現的?

美國官員:我們對你的推特表示關注。

趙立堅:有多少人被感染?

美國官員:我們要召見你們大使。

趙立堅:醫院的名字是什么?

美國官員:我們提出抗議。

趙立堅: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美國官員:我們沒有發出任何威脅。

趙立堅: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美國官員:兩國外交官進行了坦率的外交對話。

當然,這種無理也要攪三分的無賴潑皮作風不能全怪蓬佩奧。美國作為世界上唯一擁有霸權的超級大國,一直把自己的需要當成了世界的真理,尤其是特朗普上臺之后,“退群”、“耍賴”成了美國處理國際關系的主題詞,根本沒把國際社會和國際條約當回事,想約就約,想退就退,在應對疫情過程中采用這種無賴邏輯也不奇怪。

第三,這是不辨是非的舔美邏輯

美國政府自己講強權、耍無賴也就罷了,讓人疑惑的是國內總有一部分人對美國的立場無底線地支持、吹捧。近年來,在中國與西方的輿論場中,國內有一些人十分反常,西方不管做什么都對,中國不管做什么都錯,在西方國家中,尤以美國為標桿,不辨黑白地跪舔美國成了他們的評判標準。

這種現象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現十分突出。一些人配合美國政客和媒體,為美國的防疫失策以及對中國的污蔑進行辯白,無視政府和民間為抗擊疫情所做的努力和犧牲,對政府和同胞進行指責甚至抹黑,出現了好幾次內外呼應,共同攻擊中國的現象。在趙立堅發出推特之問之后,美國政府還沒有反應過來,國內一些人就跳將起來,給趙立堅扣帽子、打棍子。什么“引用陰謀論作證據”,“把國家帶向戰爭災難的節奏”,“陷國家于不義,害國、害人民”等等。公開透明地發布疫情信息是世界衛生組織的要求,也是全球共同抗擊疫情的需要,向美國政府提這么個要求會引發戰爭?會陷國家于不義?這是生怕美國主子沒有反應,也顧不得常識,不怕鬧笑話了,扣的帽子一頂比一頂高。

從某種程度看,舔狗們舔美不需要理由,只需要打好心中的盤算。好在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隨著國家的繼續發展,舔美者們舔到最后只會舔得一無所有。

(尹建杰)

較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