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所看到的任正非總是那副灑脫的大笑,那副毫不在意的樂觀,可我們可以想象得到,夜靜無聲之時,獨自一人之時,那種對女兒的思念之情會如閘水般沖出,淹沒他昏花的老眼,淹沒他無堤的心岸,淹沒他孤獨的身影,淹沒他深夜的無眠。“落日歸心絕”、“相看淚成血”、“思心常依依”、“慷慨有余哀”“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歸”,此時此刻,孟晚舟之情與任正非之情融為一體,那是天地至情,那是人間大愛。

深秋時節,萬木蕭然,葉落歸根,血脈盡紅。

10月25日,是華為總裁任正非75歲生日,這一天,他收到了一封相隔萬里之遙的女兒孟晚舟寄來的家書:

【老爸,

又是你的生日了,不知不覺中,你又年輕了一歲。

往年你的生日,我們都會團聚在一起。你這個壽星總是會親自下廚,做我們喜歡吃的各種菜菜,總是會從下午四點就開始追命連環CALL,催著我們趕緊回家。今年,女兒無法陪在你的身邊,嘗你的飯菜,聽你的嘮叨,摸你的皺紋,親你的笑臉,還有受你的批評!這些,都請你先欠著哈,等我回來,你再慢慢地還哈!

親愛的老爸,生日快樂!

豬兒

2019年10月25日】

與這封信排在一起的還有一張孟晚舟的全身照,十分刺眼的依然是她腿上戴的那付電子鐐銬。前幾天,孟晚舟出庭,也是戴的這付電子鐐銬,雖然孟晚舟的儀態十分優雅,卻讓人產生秋天的傷感。孟晚舟去時是深秋時節,現在又是一個深秋時節,身陷它鄉,羈絆異國,一句“等我回來”道盡無數思念苦,道盡天下所有父女情,令人滿眼潸然,淚如泉涌。

孟晚舟就如同被匈奴流放到北海的蘇武,回望祖國而無法歸來,去有時而歸無期。李白曾寫詩贊蘇武:

【“牧羊邊地苦,落日歸心絕。”“泣把李陵衣,相看淚成血。”】

蘇武也曾寫詩:

【“黃鵠一遠別,千里顧徘徊。”“胡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絲竹厲清聲,慷慨有余哀。”“長歌正激烈,中心愴以摧。”“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歸。”“遠望悲風至,對酒不能酬。”“行役在戰場,相見未有期。握手一長嘆,淚為生別滋。”“努力愛春華,莫忘歡樂時。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這些詩句句令人痛徹心扉,讓人心生憐惜,蘇武的那份對大漢王朝的牽掛之情流淌而出,如滔滔江河,不枯不涸,不斷不竭。孟晚舟作為一個中國人,被美國和加拿大無端拘押,令人憤慨,也讓人產生一種出使大漠風蕭蕭易水寒、劍氣縱橫大漠之慷慨。

孟晚舟寫給任正非的家書,字字透著女兒對父親的深情,雖有詼諧,有撒嬌,有逗趣,但那份天然的父女之情溢于言表,那份父女間的真愛浸透紙背,父親一年年老去,在女兒心里卻是一歲歲年輕,現在身在異國的女兒要想繞在父親膝前聽一聽父親的嘮叨、摸一摸父親的皺紋、親一親父親的笑臉、吃一頓父親做的飯菜竟不可能。任正非雖然沒有一句回復,可他心里那份對女兒的思念一定不亞于女兒,今年任正非已不能從下午四點就追命連環打CALL,催女兒回家團圓,我們也看不到任正非讀女兒家書時的那份悲傷和痛惜,但我們依然可以想象一個父親對困厄在異國它鄉的女兒的那份舔犢之情。我們所看到的任正非總是那副灑脫的大笑,那副毫不在意的樂觀,可我們可以想象得到,夜靜無聲之時,獨自一人之時,那種對女兒的思念之情會如閘水般沖出,淹沒他昏花的老眼,淹沒他無堤的心岸,淹沒他孤獨的身影,淹沒他深夜的無眠。

“落日歸心絕”、“相看淚成血”、“思心常依依”、“慷慨有余哀”“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歸”,此時此刻,孟晚舟之情與任正非之情融為一體,那是天地至情,那是人間大愛。

秋風無意,秋葉卻不顧一切地撲向大地懷抱,一年一度生日樂化作一年一度思念苦,綠葉已盡,葉脈已紅,“等我回來!”“等我回來!”“等我回來!”

淚水難阻歸來意,鐐銬難鎖兒歸心。父女各自道珍重,萬里相隔淚成血。

我要歸去,我要歸去,我要歸去,老爸,我要歸去兮!

歸來吧,歸來吧,歸來吧,晚舟胡不歸來兮!

較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