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新中國70年的建設比喻為建造一座摩天大廈,改革開放前就像給這座大廈打地基,變化雖不容易看出來,但大廈建得高、建得快,反過來說明地基打得好、打得牢。現在,這座大廈已經高聳入云,并且還在不斷加高。它是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靠自己辛勤勞動建成的,也是在抗擊各種阻力下用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它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充分體現,是中華民族不可戰勝的有力證明,是任何外部勢力的封鎖、禁運、制裁都破壞不了的。

2019年9月21日,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學會和河北省社會科學院在石家莊市聯合舉辦了第19屆國史學術年會。以下是國史學會會長朱佳木在年會開幕式上的講話。

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是中國一切仁人志士自從170多年前鴉片戰爭后就懷揣的夢想,如果說它過去還只是動員人們為之奮斗的一句口號,那么,經過新中國70年的建設,現在儼然變成“站在海岸遙望海中已經看得見桅桿尖頭了的一只航船”了。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時說過: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

如果20多年算一代的話,70年剛好歷經三代人。新中國至今發生的翻天覆地變化,正是這三代人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接力奮斗的結果。這一奮斗盡管波瀾壯闊、豐富多彩,但概括起來,主要體現在對社會主義道路的不懈堅持和發展,對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執著追求,對國家領土、主權與統一、安全的英勇捍衛和精心維護,對世界和平與人類進步事業的積極爭取和堅定支持。

馬克思主義的創立,使社會主義由空想變成了科學;十月革命的勝利,又使社會主義從理論變為了現實。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從誕生那一刻起就堅信,對于中國這樣一個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大國,又處在世界由資本主義自由競爭進入壟斷的階段,要想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唯有走社會主義道路。所以,當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建立新中國后,它接著帶領人民進行了社會主義革命。但究竟怎么搞社會主義,最初完全沒有經驗,只能學習蘇聯。不過,這種學習從一開始也是注意結合中國實際的。比如,建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等等制度,實行農業合作化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改造、對主要農產品統購統銷等等政策,都與蘇聯的做法有所不同。20世紀50年代中葉,在我們取得一定經驗后,共和國第一代領導人便以蘇聯教訓為戒鑒,圍繞如何使人民真正當家作主、使經濟以較少投入和較快速度發展、使黨在執政條件下不脫離群眾等問題,開始了對適合中國情況的社會主義道路進行了艱辛探索,積累了大量寶貴經驗,也出現了一些嚴重偏差和重大失誤。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第二代領導人總結了過去的經驗教訓,認識到我國社會主義社會還處在一個相當長的初級階段,并經過進一步探索,對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以及在新形勢下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等重大問題,有了更加清醒的認識,形成了“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探索中也有過某些偏差,留下了這樣或那樣一些遺憾。

黨的十八大后,第三代領導人充分肯定了改革開放前后兩個歷史時期的本質都是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探索,并系統回答了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一時代課題,更加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么主義,不論怎么改革和開放,都必須始終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堅持“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堅持社會主義的基本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并統籌和協調推進了“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及“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從而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六年來,對過去長期積累的矛盾和問題雖然沒有也不可能一下子都解決,但畢竟開啟了如何使改革與開放更能體現黨的初心、更受人民群眾歡迎的探索進程。正如黨的十九大報告所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科學社會主義在21世紀的中國煥發出了強大生機活力,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

自從鴉片戰爭之后,先進的中國人面對屢遭列強侵略的悲慘局面,逐漸認識到要想不受人欺負,必須實現工業化,于是辦“洋務”,辦實業。但搞了大半個世紀,不僅沒有搞出什么名堂,反而使國家在危機中越陷越深。中國共產黨同樣主張工業化,但從一開始就明確指出,必須首先打倒擋在中國工業化道路上的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并為此進行了28年艱苦卓絕的斗爭。

新中國成立前夕,第一代領導人鑒于當時不具備開展大規模工業化建設的條件,決定先發展輕工業和農業,以積累資金和物資,培養技術和管理人才,并相應實行一個時期的新民主主義政策。但朝鮮戰爭的爆發,突顯了國防工業的緊迫性;蘇聯答應全面援助中國以重工業為重點的“一五”計劃建設,又使迅速開展大規模工業化建設具有了現實可能性。于是,黨中央改變原有設想,決定優先發展重工業,并提前向社會主義過渡,實行能把有限資金、物資、人才集中用于工業化建設的計劃經濟體制,動員一切力量進行工業基本建設和大規模農田、水利基本建設。經過第一代人連續29年的艱苦奮斗,我國在改革開放前不僅能生產許多過去生產不了的機電產品,而且制造了那時只有少數幾個國家才有的“兩彈一星”,建成了獨立的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

改革開放后,第二代人在第一代打下的堅實物質基礎上,通過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使國民生產總值由世界第10位攀升到第2位,主要工農業產品產量均躍居世界前茅,并成為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在此期間,我國先后開辟了新型工業化道路和中國特色城鎮化道路,開展了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實施了科教興國、西部大開發、中部崛起、東北振興和“走出去”等戰略,形成了以高新技術產業為先導、基礎產業和制造業為支撐、服務業全面發展的產業格局,以及經濟特區—沿海開放城市—沿海經濟開發區—內地的逐步推進和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對外開放格局,實現了經濟增長主要由投資、出口拉動向消費、投資、出口拉動的轉變,使經濟建設日新月異地向前發展,人民生活水平得到顯著提高。

黨的十八大后,第三代人在前兩代人奮斗的基礎上,面對世界經濟增長乏力和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變化,開拓進取,迎難而上,取得了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一系列新成就。2013年到2018年國民生產總值平均增長速度雖然低于過去的33年,但由于經濟總量基數越來越大,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反由過去百分之十幾提高到30%左右;即使發展速度,與同期的發達國家和發展中經濟體相比仍然高很多。在此期間,數字經濟等新興產業蓬勃發展,覆蓋城鄉居民的社會保障體系基本建立,6000多萬貧困人口穩定脫貧,中等收入群體持續擴大,人民生活又有了明顯改善。

如果把新中國70年的建設比喻為建造一座摩天大廈,改革開放前就像給這座大廈打地基,變化雖不容易看出來,但大廈建得高、建得快,反過來說明地基打得好、打得牢。現在,這座大廈已經高聳入云,并且還在不斷加高。它是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靠自己辛勤勞動建成的,也是在抗擊各種阻力下用一磚一瓦蓋起來的。它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充分體現,是中華民族不可戰勝的有力證明,是任何外部勢力的封鎖、禁運、制裁都破壞不了的。

中國近代史是一部內憂外患、四分五裂、一盤散沙的歷史。新中國成立后,選擇站在了世界進步與和平力量一邊,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并不惜一切代價捍衛領土完整、主權獨立,維護民族團結、國家統一和安全。這就不可避免地會引起帝國主義對它的格外仇視,必然要千方百計遏制其發展、改變其顏色、顛覆其政權,妄圖將其重新納入自己的勢力范圍。

新中國早在成立前夕制定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就明確宣布,我國外交政策的原則是保障本國獨立、自由和領土主權的完整,擁護國際的持久和平和各國人民的友好合作,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政策和戰爭政策。正因為如此,當美國侵占臺灣海峽、入侵朝鮮并把戰火燒到中朝邊境時,第一代領導人不顧新中國仍處于恢復時期、中美在經濟和軍事裝備上存在巨大差距的情況,毅然決定抗美援朝。同時,提出不同社會制度國家之間和平共處的五項原則,大力支持亞非拉的民族解放和獨立運動。當美國為同蘇聯爭霸、急于從越戰脫身、頻頻向中國示好,而蘇聯卻把中國視為主要敵人、在中蘇邊境陳兵百萬時,第一代領導人又及時調整外交戰略,打開了中美關系,并使我國在第三世界國家大力支持下恢復了聯合國合法席位,從而改善了安全形勢,也為后來實行對外開放政策鋪平了道路。不久,毛澤東提出“三個世界”劃分的理論,明確表示反對任何霸權主義,中國屬于第三世界,永遠不做超級大國。在此期間,第一代領導人還通過特殊渠道帶話給蔣氏父子,表示只要臺灣肯回歸祖國,除外交必須統一于中央外,其他均可保持現狀,為后來的“一國兩制”構想提供了最初藍本。

改革開放后,第二代領導人繼承、發展了第一代人維護自身利益和爭取世界和平的外交政策,根據大部分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紛紛獨立、面臨如何發展的難題,而美蘇兩個超級大國某種程度上形成均勢、世界大戰一時打不起來的國際形勢新特點,作出和平和發展是當今時代主要問題的論斷,提出抓住機遇、加快發展的戰略思想;同時仍然把反對霸權主義、維護世界和平、加強同第三世界團結合作作為新時期基本的外交政策。針對“八九”風波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我實行的所謂“制裁”,鄧小平明確指出:“要維護我們獨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并重申毛澤東關于防止帝國主義搞和平演變的警示。當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冷戰格局結束時,他又提出對國際形勢變化要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著應對、韜光養晦、善于守拙、決不當頭的方針,使我國平穩度過了世界大變動、大動蕩的歷史關口。進入21世紀,我們黨準確把握了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時代特點,推動建設和諧世界,建立了中俄“面向21世紀的戰略協作伙伴關系”,先后與有關國家一起啟動了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組成了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組織、亞太經合組織,建立了定期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和20國集團(G20),為自身發展爭取了更加有利的國際環境,也為人類進步與和平事業做出了積極貢獻。與此同時,黨中央正式提出“一國兩制”構想,并將其運用到解決港澳回歸祖國和兩岸和平統一的問題上,達成了“九二共識”,實現了兩岸“三通”,收回了港澳主權,在兩個特別行政區實行了“一國兩制”。

黨的十八大后,第三代領導人根據國際形勢的深刻變化,繼承和發展前兩代人有關時代問題的認識,繼續堅持和平與發展是時代主題、我國發展仍然處在重要戰略機遇期的判斷,同時著重指出世界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正在突出,強調“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要求深刻認識資本主義社會的自我調節能力和西方發達國家在經濟科技軍事方面長期占據優勢的客觀現實,“認真做好兩種社會制度長期合作和斗爭的各方面準備。”在對時代的性質和特征的這一總體判斷下,黨中央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推進軍隊現代化建設,要求做好軍事斗爭準備,嚴正聲明任何人不要幻想中國吞下損害自身利益的苦果;同時,鮮明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在積極參與和推動已有國際對話和合作平臺基礎上,又提出和促進“一帶一路”建設,并創造性地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對和平統一和“一國兩制”作了進一步全面、準確的解讀,強調

【“我們有堅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夠的能力挫敗任何形式的‘臺獨’分裂圖謀。”“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

近幾年來,有關地區還通過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和整治“泛清真化”現象,遏制了“三股勢力”的興風作浪,維護了國家的統一和安寧,受到人民群眾的熱烈擁護。

新中國70年來的三代人,圍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目標,一代又一代地堅持和發展社會主義,努力進行工業化和現代化建設,勇敢捍衛國家領土完整、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堅定支持和推動人類進步與和平事業,構成了新中國發展史的三條主線。它們就像交響樂的三個主題,交匯演奏出一章又一章氣壯山河、感天動地的樂曲。每一代人的奮斗雖然或多或少留有遺憾,但正如列寧所說:

【“判斷歷史的功績,不是根據歷史活動家沒有提供現代所要求的東西,而是根據他們比他們的前輩提供了新的東西。”】

當前,以習近平總書記為核心的黨中央正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在新的長征路上繼續奮斗。前面雖然還有許多“雪山”、“草地”需要跨越,還有許多“婁山關”、“臘子口”需要征服。但是,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能吃苦耐勞的民族,也最有反侵略反封鎖反制裁的資格和經驗。只要我們不忘記走過的過去,不忘記為什么出發,任何困難都阻擋不了我們前進的步伐。到新中國成立100年時,我們一定會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一定會實現。

較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