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秘書網

第七章 沙州市出現第一例“非典” 職業榮譽

上一章: 下一章:

晚上七點,侯衛東接到小佳電話。

小佳聲音透著些興奮,道:“老公,我現在是在朱省長家里的衛生間里給你打電話。朱省長很喜歡我們送的綠松盆景。馬上要吃晚飯了,楊森林也在,沒有其他領導。”

侯衛東道:“朱省長態度如何,如果態度不好,以后就不必去了,我不能讓自己的老婆受委屈。”

小佳“哦”了一聲:“你這個多疑。在朱省長面前,我們幾人就是純粹的晚輩,他根本沒有官架子。蒙叔是個有心人,他是有意將你介紹給朱省長。”

“楊森林是什么態度?

“楊森林和朱家關系不一般,很自在。”

“我問他對你是什么態度?”

“沒有什么態度,說了兩三句話。”

對于絕大多數官員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接近省長的機會。侯衛東心里頗不平靜,他知道若自己愿意,就級有可能成為所謂朱建國的人,這對以后的發展肯定有好處。可是任何事情都有正與反兩面,得到好處的同時必然就是風險。他必須得考慮周昌全和楊森林的想法,否則有可能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到了新月樓,侯衛東猶豫片刻,朝著岳父、岳母家里走去。由于工作繁忙,一個多星期沒有見到小囝囝。在各種壓力下,他為了做好表率,努力用肩膀扛著,走進新月樓,他將肩膀上的重壓暫時丟在一邊,突然間很想念女兒,想把肉肉的小女兒抱在懷里。

岳父、岳母家里,洗完澡的小囝囝如玉琢雪雕,正準備睡覺,見爸爸回來,便到沙發角落拿了一本幼兒版本的《睡前一百零一個故事》,嚷著要父親講故事。聞著女兒身上好聞的奶香,侯衛東身心皆徹底放松。小囝囝鉆到薄被里,亮晶晶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父親。侯衛東用沙州口音的不標準普通話讀起故事,讀了兩個故事,十分鐘左右,女兒眼睛似閉非閉,他關掉房燈,悄悄出門。

“還要聽。”女兒將父親動靜聽得清楚,閉著眼睛,叫了一聲。

侯衛東坐下后,只讀了三四句,女兒便進入夢鄉。

侯衛東回到自己家,看了一會兒電視,小佳還沒有回來。沒有女主人,屋里冷清清沒有溫度。侯衛東的手剛伸向沙發旁邊的座機,電話猛地響了起來,嚇了他一跳。

“老公很乖,一個人待在屋里,經受住了考驗。”電話傳來小佳快樂的笑聲。

侯衛東道:“你還沒有回來,難道留在朱省長家里?這太夸張了。”

小佳道:“你猜,我在哪里?”

林安村的難題得到順利解決,侯衛東心情不錯,道:“這個范圍太大了,不好猜。”

“我不在朱省長家里,在同學家里,你再猜。”

話說到這份兒上,侯衛東根本不用再猜,段英生了小孩以后,小佳一直想去看望,十有八九到段英家里去了。他卻不想猜出來,敷衍道:“我猜不出來。”

小佳主動揭秘:“我在段家里,她的兒子好漂亮,就是一個小段英。”

“那你好好玩,我先掛了。”雖然侯衛東和段英已經徹底分手,可是畢竟有過交集,他不太愿意有過多交往。

結束通話以后,小佳伸出雙手抱著小家伙,不料小家伙尿急,一泡童子尿淋在了小佳胸前。

段英拿著紙巾,道:“哎,快,我衣柜里有衣服,給你找一件。”

小佳也是當媽的人,并不以為意,笑道:“童子尿,是作料,當媽的人還怕這個。”

換好衣服,走到客廳,小佳見到了醫學博士梁進文。梁進文表情不太對勁,臉色蒼白,與小佳打了招呼后,接連喝了兩杯白開水。

段英關心地道:“進文,有什么事情嗎?”

梁進文輕聲道:“根據少衛生廳選派,我要到廣東去,今天晚上就走。我要帶10管‘非典’康復病人的血清回嶺西,供嶺西研究。”

段英臉色同樣發白,道:“你要到廣州去,那是疫區,還要去拿血清,有多大的危險?”不等梁進文回答,她又道瞎:“你又不是共產黨員,憑什么讓你去冒險?你不能去,兒子還小,你不能丟下我們母子。”

梁進文握住段英的手,道:“嶺西正式啟動建設國內第二個SARS病毒的抗體基因庫,我是負責人之一。對于科學研究來說,最尷尬的就是缺少臨床病例,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若是沒有人去提取血清,我們研究所就失去了先機。”

段英咬著嘴,道:“現在國內每天的新增病例不斷,連五一長假都取消了,大多數人都是從疫區朝嶺西跑,你怎么就反著來。再說,康復病人的血清有沒有傳染性,誰都說不清楚,萬一被傳染了怎么辦,兒子還這么小。”

梁進文安慰道:“血清會裝進密封袋,包上干冰,再套上密封袋,外面再裹干冰,再裝入泡沫塑料袋,我們要用七道工序來完成包裝,絕對安全。至于到疫區也不用擔心,反正回到嶺西我就會被隔離,就算有事,絕對不會傳染兒子。”

段英“呸”了一聲:“你是我丈夫,兒子的爸爸,你不能有事,能不去嗎?”

梁進文沉默了十來秒,道:“這是我的職責,事關職業榮譽。”

在小佳的印象中,梁進文是溫和和甚至帶著柔弱的男人,沒有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刻,他居然有如此勇氣。

段英有些神經質地反復詢問:“你裝血清的盒子到底隔了幾層、。”

梁進文道:“七層。”

“會不會破損?”

“絕對不會。”

“什么時候回來?”

“晚班飛機,明天下午回來。”

“你真的要隔離?”

“回來之后就要隔離在單位,例行隔離。”

小佳覺得任何勸慰都很空白,在梁進文出發之時,親自開著車送段英和梁進文到了機場。往日,機場里人流如織,今天稀稀落落沒有幾個,零落的行人中十有八九都戴著口罩。到了機場國內入口處,梁進文堅決不讓段英下車,他凝視著妻子,道:“你們別下車,減少傳染的概率,我很安全,別擔心。”此時,段英恢復了正常,她同樣凝視著梁進文的眼睛,用手整理了他的衣袖,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和兒子還在家 里等著你。”她側過身,緊緊地抱住梁進文。

小佳從后視鏡里見到夫妻倆的生離死別,鼻子酸酸的。

這時,一輛小車滑了過來,車上下來兩位領導模樣的人。梁進文再次親吻了段英,然后轉頭對小佳道:“幸好有你陪著段英,否則我不寘 不放心。”小佳笑了笑,道:“段英有我照顧,你要注意安全。”

看著三人走進機場,段英收回目光。小佳夸道:“梁博士平時溫文爾雅,沒有想到在關鍵時刻他這么男人。”段英目光仍看著天上,尋找著飛機路線,道:“我寧愿他不這么男人, 家庭安全最生要。好不容易最到了安穩幸福的家庭生活,我不想失去。”小佳安慰道:“梁博士是專業人士,你要相信專業的力量。”

在以前,由于侯衛東的關系,段英總是覺得有愧于好友小佳,兩人關系雖然好,但是在段英心中實質上有隱性的隔閡。這一次梁進文到廣州取康復病人血清,讓段英重新認識了天天睡在枕邊的丈夫,在日常生活中,她將丈夫的缺點看得很清楚,忽視了溫柔丈夫身上的優點。今天突然迸發出來的閃光點,將她的心填得滿滿的,與小佳的小小隔閡也不翼而飛。

回到家,段英提出了要求:“你今天別走,陪我。”

小佳滿口答應,道:“行,我給家里那位報告一聲。”

近段時間,侯衛東關關注“非典”之事,聽說梁進文主動承擔了如此重任,先吃驚,后佩服。

他和段英曾經有過一段激情,當時,兩人都處在特殊的迷茫期,他發柄到上青林山頂修公路,段英面臨著縣絹紡廠即將破產的尷尬處境。隨著社會角色轉變,兩人如兩條平行的鐵軌,彼此再也沒有交集,只是隔著枕木遙望對方。此時,梁進文的表現遠遠超出了侯衛東的預料,他發自真心祝福段英。

想著段英,侯衛東不由自主就想起了郭蘭,多年前的那個神秘的白衣長發女孩,如今仍然孤零零一人生活。在陽臺上站了一會兒,心情復雜的抽掉兩支煙。

4月20日,全國防非局面驟然升級。

衛生部決定,原來五天公布一次疫情,改為每天公布。此政策一出,各地“非典”確診病人和疑似病例,較之前的一天成倍增加。

“非典”被列入我國法定傳染病,這為各地依法行政提供了更充分的法律依據。

衛生部黨組書記和北京市市委副書記被免職。

按上一次常委會的決定,沙州防“非典”信息披露交給了防非辦負責,由侯衛東牽頭提出方案。如今衛生部有了明確規定,市防非辦依葫蘆畫瓢,制訂了《沙州市防治非典工作信息披露辦法》。

4月21日,侯衛東在上班路途中接到了市委辦公會議通知。

他是第一個來到小會議室的,等了一兩分鐘,衛生局許慶蓉、分安局老粟、政法委書記洪昂、新到任的市委宣傳部長李明杰等人先后來到 市委小會議室。又等了四五分鐘,代市長寧玥和市委書記朱民生來到辦公室。

這是議事會,不是市委常委會等規定有程序的正式會議。朱民生開門見山地道:“新聞想必大家都看了,‘非典’疫情讓人揪心,沙州必須采取斷然措施,否則就是對人民犯罪。先由侯市長講一講沙州當前防非現狀,重點講問題和建議。”

在前一階段的防非工作中,朱民生自認為重視防非工作。沙州市成立了防非領導小組,下發相關文件,他在各種會上也是多次強調防非工作。

但是從侯衛東的角度來說,他認為市委書記并不是真心重視防非工作,任何一件重要工作都有“成立領導小組、下發文件、開動員會”的三板斧套路。砍了三板斧,并不能在代表市委書記就是真正重視防非工作。理由有兩條:一是朱民生沒有單獨聽取過侯衛東和防非辦的工作匯報,沒有與侯衛東交談過此事,甚至沒有打過電話過問此事;二是防非辦前后出一七期簡報,作了四次匯報,朱民生沒有在防非簡報和工作匯報中作過任何批示。

相較之下,寧玥是真心重視防非工作,要錢給錢,要人給人,防非辦工作會從來沒有缺席。雖然市委書記和市長分工不同,處理具體事情的方法必然不一樣。但是,侯衛東憑著細小的痕跡能夠判斷朱民生對防非工作并不是太在意,或者說這不是一種判斷,而更接近一種感覺。

今天的會議秘前幾次有微妙區別,朱民生親自主持會議,從表情和 語言等各方面來看都對防非工作表示出高度重視。當侯衛東匯報結束后,朱民生對秘書趙誠義道:“通知何敏文過來。”

在等待西城區區委書記何敏文的間隙,朱民生對李明杰道:“李部長,你看一看《沙州市防治非典工作信息披露辦法》,作為老宣傳,對這一次防非工作的宣傳工作以及信息披露你有什么想法?”

在上一次《緊急通知》中,曾經討論過如何公布信息之事,當時常委們并沒有形成一致意見。

李明杰是四十歲的年齡,濃眉大眼,有一頭黑油油的頭發,精氣神十足,頗有男人魅力。被市委書記點名以后,他道:“上級已經對防非信息披露七作提出了明確要求,總體來說,就是要以對人民高度負責的態度 ,及時發現,報告和公布疫情,決不允許緩、漏報和瞞報。防非辦制訂的辦法,可行。”

朱民生夸了一句:“李部長畢竟是行家,一句話就將防非宣傳的原則說的清清楚楚。我再說具體一些,在沒有疫情以后,必須及時向全體市民公布疫情。如果大家沒有其他意見,就通過防非辦制訂的信息披露辦法。”

他把目光轉向侯衛東道:“宣傳工作有很大一塊要由防非辦來主持,你們要印刷些宣傳小冊子,不要怕花錢,要讓人們正確認識‘非典’,不至于產生無因之恐懼,這個任務要盡快完成。”

朱民生到任沙州市市委書記之前從事多年黨群工作,在宣傳工作方面,他不算外行。

侯衛東不停點頭,在筆記本上記著朱民生的指示,心里想道:“宣傳冊早就制作出來,也送到 市委辦,要么是市委辦沒有送給領導,要么是朱民生根本沒有注意。”

何敏文走得急急匆匆,腦門上有細細密密的汗水,他也看了《新聞聯播》,聽到市委書記召見,便明白是什么事情,一沒沒燥火就從小腹升起。

朱民生不等何敏文喘氣,道:“敏文書記,林安村的事情得理得怎么樣?”

何敏文苦笑道:“出現糾紛以來,我們做了大呈工作,成立了以副區長普兵為組長的協調小組,信訪辦、民政、公安、衛生 以及杜鎮等相關部門參加,進村入戶,到林安村去做思想工作。但是,老百姓出于對‘非典’的恐懼,一致反對將‘非典’疑似病人觀察點設立在林安村。他們都表示支持建這個觀察點,但就是不能建在林安村。”

朱民生盯著何敏文,道:“你就說處理得如何。”

何敏文道:“還在做工作。林安村有具體困難,煤炭療養院前面那一條路是林安村的必經之路。林安村因為征地拆遷就有大量麻煩,我個人意見是能不能找一個更好的地方。”盡管以前侯衛東搞了一個會議紀要,可是在“非典”期間出現群體性事件將危及政治前途。何敏文斟酌再三,冒著有可能得罪侯衛東的風險,在正式會議上提出了自己的觀點,希望用更高級別的會議紀要取代以前的會議紀要。

寧玥頭銜上的“代”字沒有去掉,凡是朱民生在的場合,她都少發言。當何敏文談完自己的觀點,她接口道:“不管把觀察點放在任何地方,都會遇到相同的事。如今信息傳遞渠道多、速度快,放棄林安村的消息肯定會傳出去,有了林安村的前例,其他地方肯定會遇到更大的麻煩。”她了解林安村事件,此時最怕朱民生聽了何敏文的話,輕易轉移觀察點設置地點,因此搶著表達自己觀點。

朱民生聽完寧玥的表述,便沒有再給何敏文機會:“我贊成寧市長的意見,地點不能再換。這件事就由侯市長牽頭,老粟、許局長和敏文書記一起商量解決辦法。”說到這里,他對政法委書記洪昂道:“洪書記分管維穩,要全力配合好此事。”

這個會極為簡短,可是層次很高,會議過后,沙州的防非工作得到了進一步深化。

林安之事成了騎虎難下之局,何敏文找到侯衛東,故作高興地道:“侯市長,有你坐鎮指揮,我們心里就有底了。”

侯衛東道:“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我們馬上再到西城區開專題會。”

每個領導性格不一樣,處理同樣的事會有不同的風格。如果換作其他領導,比如姬程,十有八九會講一些符合朱民生講話精神又放之四海皆準的指示,然后將任務主要壓在西城區何敏文身上。

西城區位于沙州最核心地帶,這種群體事件經常發生,早成家常便飯。在這個地方當主要領導絕對要有真本事,是官員中的人精。

因此,把這種麻煩事件交由西城區處理是常規套路,是經過無數次檢驗的保險做法。若是西城區把事情處理妥當,作為牽頭人自然是有功勞。如果在處理過程中有什么問題,西城區將承擔主要責任,作為牽頭人只要及時開會和出紀要,也就算是盡力了。

侯衛東不想按照此思路進行操作,參加工作以來,他遇到無數麻煩事件,從來沒有退縮過。此時面對危及一方平安的烈性傳染病,他更不愿意采取常規“推”字訣和“拖”字訣,而愿意直接面對矛盾。

在前往西城區的路上時,他腦海中突然冒出一句話:“人死卵朝天,不死萬萬年,怕個屌!”剛比亞時,處于金字塔最底層,面臨重重困難,在彷徨無助時,他總是用這句話來激勵自己。隨著職務漸高,想起這句話的時候越來越少,但是這句話中的“戰斗”精神一直沒有消失,當壓力來臨時,藏在內心的勇氣便迸發出來。

在西城區區委會議室,西城區政府副區長普兵、杜鎮黨委書記杜軍、鎮長宋向聯等人都等在會場。

在市委會議室里,朱民生是絕對主角。到了西城區會議室,副市長侯衛東就具有了極大的發言權。

副區長普兵講了具體情況以后,侯衛東道:“我們不能老在外圍打轉,不要害怕與老百姓接觸。我建議請五各村民代表到杜鎮會議室,先由杜鎮的同志做宣傳解釋,請他們支持。杜鎮談不成,晚上繼續到區政府談,由普區長給他們談。”

普挺不錯多次與林安村老百姓接觸,將他們的心思摸得很準,道:“前一陣子林安村就鬧過一次群體事件,當時的鬧事主要針對拆遷款。他們是在2001年實行拆遷,兩年前的拆遷標準肯定比不過現在的標準,如今什么都在漲價。拆遷價錢也是水漲船高,他們要按照2003年新的標準把差價補齊。”

何敏文皺著眉毛插了一句話:“其實補齊這點差價并不多,區財政完全能夠接受。區里為什么堅決不能同意,主要怕引起連鎖反應。這幾年擴建西城區,建設南部新區,前后有不少拆遷戶。若是我們開了補差價的先例,沙州就天下大亂,沒有任何人能承擔這個后果。”

侯衛東道:“不合法的事情堅決不能妥協,這是原則。但是原則性和靈活性可以結合,可以研究能否打一打擦邊球。具體來說,林安村村民鬧事的理由是他們村的那條機耕道要經過煤炭療養院,我建議由市區兩級共同出資幫他們硬化道路,甚至在遠離煤炭療養院的地方另修一條道路,當然,后一種法了要結合實際地形。這種擦邊球要在最后關頭拋出來,在前面談時千萬別露口風。”

何敏文道:“修路是好事,可是村民沒有見到現錢,他們十有八九不會買帳。”

侯衛東瞪了眼道:“我們要做到仁至義盡,宣傳政策要透,方法要靈活,若是今天鎮區兩級座談會開完,還有人再去圍堵,就必須采用強制手段,非常時期,豈能兒戲。上一次我們下發了紀要,一、二、三條說得很清楚,粟局長要做好應付突發事件的準備。”

老粟道:“西城分局做好安排,派出所民警到現場縱秩序,便衣進行錄像,證據已經收集固定起來,隨時可以拘留違法人員。”

短會很快結束,普兵副區長帶著杜鎮的同志準備座談前的工作。老粟向侯衛東告辭后,前往市委政法委,準備向政法委洪昂書記匯報相關工作。

許慶蓉跟著侯衛東下了樓,道:“侯市長,實在不好意思,林安的隔離點給您添了不少麻煩。”

侯衛東道:“這不是你 許慶蓉的事情,是沙 州全市的大事。你最緊要的事情是睜大眼睛,把衛生系統牢牢盯緊,迎接可能到來的挑戰。”

許 慶蓉重重地點頭,道:“衛生系統絕對不會再丟臉。”

回到了辦公室,晏春平給侯衛東泡了一杯濃茶,問:“關不關門?”侯衛東道:“關門,專心等林安的消息。”

到了下午五點,侯衛東接到何敏 文的電話。

何敏文道:“下午座談會結束了,沒有談成。杜軍這么粗的一條漢子,差點掉淚了。”

侯衛東想起杜軍黑壯的身體,道:“這一塊硬骨頭必須下來。按照原定計劃,晚上由普區長出馬開座談會,給村民講清楚利害關系。再談不妥當,就得由老粟他們出馬了。”

下班之前,侯衛東給洪昂打了電話,道:“洪書主民,晚上有空沒有,沒有什么大事,賦予新月樓吃酸菜尖頭魚,就我們兩人。”

在防非工作中,政法系統是一支特別重要的力量,他想與政法委書記多一點溝通,既對決策有利,也方便執行。

洪昂道:“抱歉,老弟。今天沒有時間,剛才老粟跟我談了林安的事,我只有一個觀點,分安必須依法履行職責,保一方平安。晚上我約了檢察長,檢察院在‘非典’時期更要依法履行職責,對玩忽職守、瀆職失職犯罪進行嚴厲打擊。”

侯衛東真誠地道:“洪書記,謝謝你的大力支持。”

洪昂在電話里笑了起來:“防治‘非典’是所有人的事情,沙州人應該慶幸有一個出色的防非辦主任。”

結束通話后,侯衛東想起了自己同許慶蓉的談話,自嘲道:“我怎么也和許慶宦途說一樣的話,看來在什么位置就會說什么話,誰也不能脫俗。”

是外在西城區政府開的 座談會,取得了較為滿意的效果,林安村民暫時答應不再圍堵煤炭療養院。村民們提出要由區政府出錢硬化林安村機耕道,西城區副區長普兵通過杜鎮黨委書記杜軍之口同意了硬化道路的要求。

得知與村民達成協議,侯衛東松了口氣,心情舒暢離開了市政府大樓。

回到自己家里,接到了秘書晏春平的短信:“《嶺西日報》明天采訪沙州抗非工作。”

侯衛東與《嶺西日報》保持著極為友好的關系,每當面臨重大抉擇時,他總會想到《嶺西日報》。這一次抗擊“非典”,由于不可測的因素太多,在沒有取得抗非徹底勝利前,記者介入說不定會有反效果。而段英正在哺乳期內,應該不會來到沙州。

侯衛東給晏春平回了電話,道:“記者是什么時候來,誰帶隊,是我們邀請的,還是省里的任務?”

晏春平料到侯衛東有此一問。早就做足功課,道:“這次采訪活動是省委宣傳部統一安擾,帶隊領導姓傅,明天上午10點鐘到達,我正在準備介紹材料。”

侯衛東道:“做得很好,辛苦了。”

早上起來,侯衛東給晏春平打了電話:“從辦公室要一輛普通一些的舊車,到林安村去看一看。”他準備先到林安村看現場,然后回來與《嶺西日報》的記者見面。

西城區失去了往日繁華,街道上行人稀稀拉拉,約有三分之一的行為戴著口罩。

煤炭療養院孤零零地位于林耕道之前,圍堵醫院大門的村民已經散去,一些工人在修復被損壞的鐵門和倒地的小部分圍墻,地上還散亂地丟棄著一些食品包裝袋和礦泉水瓶子。

晏春平倒吸了一口涼氣:“過來搞破壞的村民不少,我估計村干部參與其中。”

侯衛東道:“你憑什么樣判斷?”

“嶺西農村大多數地方是淺丘,居住方式以單家獨戶為主,小聚居為輔。再加上千百年來的自然經濟傳統,村民大多數時候是一盤散沙。可是,若是有人領導,則村民又會變得特別抱團,他們通過抱賽季來積聚力量,爭取自己的權益。”晏春平從小生活在鄉村,父親晏道理是深有威望的在,在村里一呼百應的老支書,在這種環境下長大,他對鄉村政治極為熟悉。

侯衛東意外地看了晏春平一眼,鼓勵道:“說得不錯,繼續。”

晏春平受到了鼓舞,道:“林安這個情況,有兩種可能性。一是村干部在里面搗鬼,他們本身就不支持在煤炭療養院設立隔離點,假意配合鎮里工作,實質在里面起反作用。二是村干部完全喪失了威信,村里的人都跟隨某一位有威信的鄉村能人。只有這兩種情況,才能形成這樣的規模。”

“有道理。”侯衛東看著凌亂的環境,回想著自己在上青林的時光感嘆道:“發生這種事,表面上是不同意設隔離點,更深層次卻反映出基層組織渙散,失去了凝聚力,這是一個值得所有高層深思的事。”

說到這里,他閉口不談,擺了擺手,道:“走吧,不用看了。”

回到辦公室,晏春平道:“我剛與宣傳部聯系了,李部長到高速路口去接省委宣傳部的領導,到時請您參加座談會。“

侯衛東搭手看表,道:“現在過去,要耽誤整段的時間,劃不來。我先處理文件,再去和記者朋友們見面。”

這一段時間全部精力都被套在防非工作上,其他業務工作全部壓在案頭上,積了厚厚一疊。有句俗話,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瞳,弄得滿屋灰塵。同樣,文件不簽出來,始終會壓在案頭,讓許多事無法開展。

正在專心閱讀文件,手機不合時宜響了起來。侯衛東拿起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他稍有猶豫,還是接通了電話。

“你好,我是侯衛東。”

電話里傳來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粗壯聲音:“小侯,侯市長,我是高長江。”

在上青林時代,高長江作為上青林工作小組長,兩人基本上天天泡在一起。離開青林鎮以后,兩人再也沒有接觸。

聽到高長江的聲音,侯衛東高興地道:“老鄉長,好久沒有見到你了,身體還好嗎?”

高長江道:“退休后住在益楊縣城,天天到街上走,身體還行。侯市長,我有事想求你。”

“老鄉長,你說什么話啊,有什么事?能辦到的一定辦。”

“我在市政府對面。”

“好,我馬上派秘書過來接你。”

晏春平是青林人,聽說過老鄉長高長江的名頭,要了電話號碼,,趕緊出門接人。幾分鐘后,高長江出現在門口。在侯衛東的記憶中,高長江是瘦高長子,精神鑠,健步如飛。站在門口的老鄉長頭發全白,背微微著,腳上是樣式老舊的黑色皮鞋,完全是退休老頭的模樣。

“快請進,老鄉長。”侯衛東從座位上起身,握著老鄉長的手不放,道:“這是我的秘書,晏道理的兒子,父子倆一個樣子。”

老鄉長道:“難怪我看著眼熟,原來是晏道理的娃。”這一句話說出來,聲音甚為洪亮,依然保留了鄉鎮干部的說話聲調。

侯衛東知道高長江找過來,肯定有事,暗道:“晏春平嘴巴比之前要穩得多,與高長江見面,自我介紹都沒有做,應該沒有多語。”

晏春平泡完茶,離開辦公室。

寒暄完畢,高長江道:“衛東老弟,老哥哥有一件事情求你了。”

當年,沒有上青林工作組組長高長江的支持,侯衛東無法完成瘋狂的修路計劃,沒有修路,侯衛東也就無法華麗轉身。他從心里一直將高長江視為自己的長輩,很是尊敬,道:“老鄉長,有事就盡管吩咐,千萬別客氣。”

高長江道:“我的外甥女在鎮醫院當護士,被抽去搞衛生防疫。結果有幾天沒有去上班,紀委下文件把她開除了。”

侯衛東沒有想到是這件事情,心里就“咯噔”跳了跳。為了防止基層干部在“非典”面前退縮,市委下了一份非常嚴厲的文件,凡是臨陣退縮或脫逃的工作人員將受到“雙開”的懲罰。他若是為高長江的外甥女開后門,肯定會被其他醫務人員戳脊梁骨,傳出去以后,政策執行肯定會受到影響。可是面對著高長江希望的眼神,他又不愿意背負“不講情面”的惡評。

嶺西是一個非常人情社會,人精被形容成關口,這是所有領導都將面臨的考驗。侯衛東此時也面臨著兩難問題,破,或者不破,都是問題。

高長江充滿了憂愁,道:“小蘭生了雙胞胎,她萬一染了病,雙胞胎怎么辦?”

侯衛東聽到“雙胞胎”三個字,忙道:“雙胞胎,多大了?”

“兩歲多了。”

“可惜,在市委文件中,對懷孕和哺乳期婦女參加防治‘非典’工作有特別規定。”

高長江仔細觀察著侯衛東的表情,嘆氣道:“現在的人都不像我們以前,我們以前工作是嚴格,還是講人情。現在當官的只盯著自己的帽子,根本不顧同志友情,鎮里于書記,哎,不說他了。”他一邊說話,一邊夸張地搖頭。

侯衛東向來不會輕視基層干部,基層干部主要做具體事,接觸人多,他們或許文化少,眼界不夠開闊,但是絕對不傻,肚子里往往有著不少歪點子。高長江如此說,又遞了一支煙過去,做這些事時,不停地動腦筋。他明白,即使要辦事,也得首先打擊高長江的期望值。

“老鄉長,我們是老關系,肯定不會打官腔。如今全國都在抗擊‘非典’,紀律要求很嚴,市委為此專門下發了文件。如果是在平常時期,這事就是小事一樁,可是現在是非常時期,這事就非常嚴重,衛生都長都被免職了。”

“我外甥女膽子小,聽說在治‘非典’時死了護士,被嚇住了。”高長江不停地嘆氣,道:“侯市長,我大姐在農村里,好不容易拖著娃兒讀了衛校,我這外甥女才當媽媽,而且是雙胞胎女兒,有些恐懼感,情有可原,現在一棒子把打死了,總得給人改過自新的機會。”

侯衛東,道:“你的外甥女恰好就成了壞典型,如今縣紀委的文件已經出來了,木已成舟,你來晚了。”

高長江聽到侯衛東一口就回絕了自己的請求,著急地道:“老弟市長,我知道你最有辦法,給我外甥女一條活路。”

侯衛東道:“你應該早點想辦法,現在不可能更改。”

被明確拒絕以后,高長江感覺臉上掛不住了,可是想著大姐一家人的遭遇,尷尬地繼續套交情,道:“老弟,我的外甥女就是你的外甥女,這事你無論如何也要幫忙,你現在是市長,這件事還不是小菜一碟。”

高長江是侯衛東進入仕途的老師,十年后再見面,侯衛東卻覺得這個老師的心思在自己眼里如透明人一般。一方面,高長江以前是精明的鄉鎮領導,退休以后成為退休老頭,與社會也漸漸隔絕了。此消彼長,侯衛東確實在高長江面前游刃有余。

他說了幾句為難的話,話鋒一轉,道:“如果是其他人,此事只能如此,可是老鄉長出面,我還得想些辦法。”

高長江聞聽此言,知道事情又有了希望,道:“請市長老弟一定想想辦法。”

“老鄉長,先不忙。我先了解情況,然后再說下一步的事情,你侄女是什么學歷?”

“她是衛校畢業。”

“我有個主意,如今省里在辦護士大專班,外甥女如果有興趣就去讀書,我可以給她報個各。畢業以后,她想回益楊也行,想留在沙州也可以,這個忙我肯定要幫。唯一不好的是要比現在少兩年工齡,所以還得征求本人的意見。”

高長江拍著胸脯道:“不用征求,我做得了主。”

千恩萬謝出了門,高長江在市政府對面的一個小茶樓里找到焦急的外甥女。聽了舅舅的話,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舅舅,這是真的嗎?”她的丈夫在沙州東城區教書,兩人分居兩地,走了不少路子都不能團圓,此時弄巧成拙,反而能讀大專,又能到沙州醫院工作,這完全是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有了這個圓滿的結果,高長江很有些意氣昂揚,道:“當然是真的,侯衛東是沙州副市長,正兒八經的副廳級在職干部,辦這些事情還不是小菜一碟。你出來以后就可以到沙州醫院工作。”

他隨后又開始講起老故事,道:“侯衛東當初分到上青林的時候,什么都不懂,天天跟在我的后面,下村、修路、辦石場,都是我指點他,沒有我也就沒有他的今天,我的事情他能不幫嗎?不過,人熟歸人熟,你還是要懂得起,逢年過節到侯叔叔家里走動走動,他不缺錢,關鍵是要看你是否有這個心。”

高長江外甥女只顧得高興,雖然覺得此話有些吹牛的成分,也沒有說出來。

對于高長江外甥女來說,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如果沒有高長江這一層關系,或許她被開除后很難再重回體制,此時有了侯衛東的關系,她就能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若按迷信的說法,就是高長江修來的善緣,讓外甥女兔除了苦難。

對于侯衛東來說,這是一件小得很的事情,祝焱夫人蔣玉新現在到了省衛生廳工作,正好管著這件事情,讓她出面說句話,讀個大專,在醫院找個工作不算太難的事。

侯衛東靈機一動辦了這件事情,心里也高興,隨即又覺得此類事情很麻煩:“我生于沙州長于沙 州,工作又在沙州,各種各樣的關系多得很,以后要心硬一些,否則永遠都會陷入這些人情中,壞了基本規則,人為制造不公平。”

上一章: 下一章:

發表評論

2016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

千炮捕鱼什么都是免费 排列三试机号的金马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 六会彩管家婆精选全年资料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是多少 酒吧5个骰子玩法及讲解 我有20万元如何理财 河北快三选号技巧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 002556股票分析 排列3中奖规则,怎么领奖 华东15选5开奖时间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贵州开奖结果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