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秘書網

第六章 建隔離點引發群體事件 小佳見到了朱省長

上一章: 下一章:

“劉書記,請坐。”侯衛東從椅子上欠了身,與劉凱握了手。

晏春平跟隨侯衛東日久,眼肖靈敏得緊,見侯衛東拾了屁股,便知道與此人關系尚可,選了益楊毛峰,將茶水放到劉凱桌前。

看到“尊敬的衛東副市長”幾個字,侯衛東目光稍稍停頓,然后快速朝下看。讀完報告,他干脆地道:“我沒有意見,救死扶傷是醫務人員的天職,臨陣脫逃者不配當醫生。蔡書記和縣紀委的決定我都表示支持,只要事實清楚,堅決執行。”

劉凱得到了口頭支持,他有些躊躇地道:“侯市長能否作一個指示?”

開除臨陣脫逃者有省紀委的文件依據,是縣紀委的職責,并不需要副市長侯衛東批示,或者說,副市長在上面簽字不符合要求。只是縣委書記蔡恒擔心以后開除公職的人數會很多,就想得到侯衛東文字上的依據。此事他不好出面,就讓劉凱來試一試。如果侯衛東簽字,則很圓滿,如果侯衛東不簽字,也沒有什么損失。

侯衛東看透了劉凱的想法,他稍作思考,在文件上簽下“嚴格執行省紀委文件精神,確保防非工作順利進行”的批示,還特意在“侯衛東”這個名字前面加上了“市防非辦”的頭銜。

只要是為了公事,侯衛東素來不怕承擔責任。只要權力而不想承擔責任者是官僚,只是承擔責任而沒有權力者則是笨蛋。

拿到批示,劉凱松了一口氣,來到了蔡恒辦公室。

看到侯衛東的簽字,蔡恒開始將劉凱的軍:“劉書記,市里,縣里都支持你,縣紀委監察局不能下軟蛋,應該處理的人一個不手軟,這樣才能真正地保護大多數的干部職工。

劉凱退居二線是近期之事,他原本不想做得罪人的事情,可是實在扔不掉這個任務。他將幾個副書記叫到了一起,開除公職是極為嚴重的處罰,盡管紀委都是在做得罪人的事情,面對此事仍然感到了無比壓力,最終被開除者的矛頭不會對準高層領導,而是將憤怒轉向具體經辦的人和機關。

劉凱對一臉為難的副職們道:“侯市長有批示,蔡書記已經下定了決心,我們沒有退路。我仔細想了想,紀委監察部門應該與組織人事部們聯合,可以根據個案,靈活選擇紀律處理和組織處理。把組織人事部們拉進來,免得我們一家被罵。”

一位副職道:“劉書記的想法好,組工部門光是發官帽,如今事情來了,他們就站在田坎上,哪里有這種好事。”

劉凱當即拍板:“馬上寫建議,將剛才的意見貫徹進去。我親自給蔡書記送過去。”

當組織部拿到了蔡恒的批示,只覺頭大一圈。

在益楊扎扎實實跑了兩天,侯衛東感覺收獲頗大。

營造眾志成城的社會氛圍與開除公職等軟、硬手段結合起來,益楊縣防非工作得以有效地開展。追其根源,在這個活動中,益楊縣委、縣政府起到了組織者、動員者的作用。絕大部分干部職工在災難來臨之時的勇氣,才是這個社會最寶貴的財富,他們在和平時期或許有 這樣那樣的毛病,可是在千鈞一發之時,我們民族的高貴品質還是從很多人的內心深處涌現了出來。綿延數千年的文明,確實有其內在的生命力。

回到沙州時,沙州街道準清了許多,行人腳步匆匆,出租車和公共汽車都是窗戶大開。

有少人戴起了口罩,更有年輕人嫌白色口罩不太好看,在口罩上面畫出五彩繽紛的圖案,或者畫上搞怪圖案。

侯衛東將車窗滑下一半,一股若隱若現的消毒水味道飄了進來。關掉車窗,那股子味道還在空中飄。他有些懷疑自己的鼻子,問:“春平,聞到消毒水味道了嗎?”

晏春平正在春天發短信,沒有聽清楚侯衛東的問話,回過頭道:“侯市長,不好意思,剛才沒有聽清楚。”

“你聞到消毒水味道沒有?”

滑下車窗,晏春平使勁嗅了嗅:“沒有聞到,滿鼻子汽車尾氣的味道。”

侯衛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我總覺得空氣中飄著消毒水。”

“好像有點。”晏春平附和了一句,雖然他仍然沒有聞到消毒水的味道。

送走了老板,晏春平急急忙忙回到自己暫住的家。進門以后,屋里傳來一陣強烈的消毒水味道,這一次他是真真切切地聞到了。

“天天,回來了,可擔心死我了。”

春天將浴室打開一條縫,道:“你今天這么早。”晏春平捏著鼻子道:“怎么有消毒水?”春天臉上、頭發上冒著熱氣,道:“我們守點的地方到處噴消毒水,衣服上、頭發上都是這個味,弄得我們像是從停尸房出來的一樣。我剛輪班回來,味好難聞。”

晏春平看著春天圓潤潔白的肩膀,欲望頓時一路狂升,道:“老婆,我來了。”他用最快的速度將衣服脫掉,隨手仍在一邊,朝浴室沖了過去。

春天用手撐著浴室的門,道:“不準你進來。”她并不是真心要拒絕晏春平,只是小夫妻之間的親昵爭斗。晏春平奮勇向前,將浴室門推開,一把將春天抱住,道:“天天小心肝,這幾天害得我提心吊膽,你們守點時,讓男人沖在前面,千萬別傻乎乎地往病人身上湊。”

春天道:“我也害怕,可是交通局黨組發了文件,誰敢不去,公職要被除脫。我這一路走來容易嗎,硬著頭皮也得去,而且還得干好。”

她以前是成津縣委招待所的服務員,從縣招待所的工人變成縣交通局的干部,再從成津交通局到了沙州交通局,完全是一個奇跡。她實現了從小的夢想,完成對于多數人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特殊的經歷讓其格外在意來之不易的工作崗位。

晏春平激情勃發,雙手在柔軟且有肉的身體上游走,嘴里不閑著,道:“你說的開除人的那個文件是紀委要求的,別怪交通局。”

春天被撩動起了春意,轉身抱著晏春平,尋著嘴巴,道:“文件是紀委出的,肯定是侯市長的主意。”

“我們別討論文件,天天,這幾天可想死我了。”

“我沒有發覺你想,電話都沒有幾個。”

“天地 良心,我這幾天跟在侯市長身邊,有時間就給你打電話,你總不能讓我在開會時打電話吧。”

激情之后,蓋著小毛巾躺在床上,晏春平臉現憂慮:“我跟著侯市長雖然經常跑基層一線,其實我們都是和各地領導打交道,督促和檢查,應該沒有危險。你不同,守在臨時檢疫點上,說不定真的會遇上危險事,想到這里就忐忑不安。”

春天深知工作來得不容易,輥珍惜現在的工作崗位,她望著天花板,道:“市交通局管了客車站、火車站、碼頭,設了7個臨時檢疫點,20個發熱病人觀察室,100個公交車、出租車消毒點,人手特別緊張。局機關坐辦公室的同事全部都到了一線,這個時候我怎么能請假。真的開了后門請假,以后同事們怎么看我。”

“別人的看法得要,還是人的生命重要?”

“沙州交通系統幾百上千人都在一線,沒有見到誰會沒命,我的幸福生活才剛剛開始,不會這樣倒霉吧。”

晏春平皺著眉毛道:“我下定決心了,去找你們局長,請他高抬貴手,把你臨時抽調到不是第一線的單位。交通局總是需要內勤、財務這些不到一線的崗位。”他是侯衛東秘書,平時幫著交通局疏通了不少關系,他相信在關鍵時刻交通局會行個方便。

春天臉上陰晴不定,過了半晌,道:“我不愿意這樣做。”

晏春平無法說服春天,暗自著急,他撐起身子,眼睛不停亂轉,突然眼前一亮:“紀委文件中還是有保留條款,孕婦和哺乳期婦女可以不到一線。”

春天給了一個白眼:“我又不是孕婦和哺乳婦女。”

“你這人怎么這樣實誠,我有種子,你有土壤,變成孕婦還不簡單!”晏春平又具體地道:“我們別用套子,爭取在一個月內懷上小孩子,搞速成孕婦工程。”

春天翻身起來摸著晏春平的額頭,道:“你回家時喝酒沒有?”

“跟著侯市長,腳板忙到了腳背上,哪有時間喝酒。放心,我真的沒有打胡亂說。”

春天認真地道:“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要懷孕,喝了酒就不行。”

晏春平這才反應過來,道:“在農村,哪里講究這么多,天天喝酒,娃兒還不是一樣健康。”

春天斷然道:“喝了酒就不行。”

晏春平道:“對天發誓,至少有十天沒有喝酒。”

春天安靜地道:“那我們就懷娃兒。只是,若是懷上了娃兒,‘非典’就結束了,我們兩人就辦了一件傻事,是大傻瓜。”

晏春平為自己的創意感到興奮,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沒有損失,反正也到了要發娃兒的年齡。”

春天抿著嘴而笑,道:“侯市長以前說你們父子倆點子多,當初與你第一次單獨見面時,你肯定是假裝害羞,說話還紅臉。還是侯市長厲害,早就揭穿了你的畫皮。滿肚子鬼主意,呵呵,我喜歡。”

晏春平道:“侯市長這么 年輕就當了市長,肚子里當然有貨,水平比其他副 市長高得多。我要努力,等到我肚子里的點子變成真材實料,也要當縣長。”

說著話,又將光滑圓潤的春天抱在了懷里。春天想著偉大的人工作,主動配合著丈夫的行動。

晏春平不停地用力,嘴巴沒有閑著:“侯市長就是我的榜樣,你要相信我,一定會成功。”

“嗯。”

“我跟著侯市長學了不少招數,記在小本本上,以后用得著。”

“嗯。”

“五年之內,我要提副處級。”

春天哼哼了一會兒,終于忍不住,喝道:“晏春平,閉嘴,專心做事,別在這時候說侯市長。”

侯衛東剛從衛生間出來,感覺耳朵發些發癢,對小佳道:“誰又在說我的小話?”

小佳道:“你抓‘非典’,搞得雞飛狗跳,不知多少干部在罵你,說點小話太正常。”

侯衛東接過小佳遞過來的干毛巾,擦著頭發,道:“笑罵由人,我做應該做的事,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

小佳說了一句流行語:“你是走自己的路,讓有些人無路可走。”

侯衛東想著被開除和即將被開除的人,道:“如此做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沙州四百萬人口,沒有防治住‘非典’,出了事,誰能負得起這個責任?老話說的好,不用霹靂手段,不顯菩薩心腸。”

兩人聊著天,換上休閑衣服,來到蒙厚石家中。

原市政府秘書蒙厚石家住在新月樓里,退居二線以后與侯家走得頗近。今天他請侯家兄弟來吃飯,有要事商量。

蔣笑換下警服,便服上圍著一條卡通人物形象的圍巾,頗有喜劇效果。在小時候,她有很長一段時間住在舅舅蒙厚石家里面,此時完全是以主人身份在招呼客人。小佳長期與官太太在一起交流,人情世故練得精熟,她走到廚房,與蒙夫人、蔣笑一起聊天,三個女人自然就是一臺戲,廚房里不斷傳來笑聲。

在書房里,侯衛國與蒙厚石正在下圍棋。兩人水平相差太遠,蒙厚石一邊落子一邊指點,很不過癮。侯衛國盼著侯衛東早點過來,他就好從棋盤前脫身。等來等去,始終不見侯衛東的身影。

當侯衛東走進書房時,侯衛國就如盼著下課高中生,急忙站起來,道:“衛東,你早點來啊,我被蒙叔殺得沒有剩下幾塊地盤了。”

侯衛東閑來看了幾篇棋書,水平比大哥高。他還沒有坐下,蒙厚石就開始收棋,道:“衛國是臭棋,不過癮,重來,重來。”

“我也不是蒙叔的對手。”

“比衛國強得多。來,別客氣。以前陳毅等老前輩都會下圍棋,這是智力游戲,還能體會中國哲學,更能鍛煉性格,是真正的國粹,可惜這一代人少下圍棋了。”蒙厚石搖著頭,一臉惋惜的神情。

侯衛國對下圍棋興趣不大,抱著胳膊看了一會兒,便進客廳看電視。雙眼盯著電視機,看著清朝宮廷戲,不知不覺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昨夜,一輛農用拖拉機在城郊強行闖過一處“非典”檢測站,將一名設卡值勤的干部撞死。在“非典”發生如此惡性案件,市局高度重視,侯衛國作國刑警支隊長自然打頭陣。他帶著精兵強將忙了一個晚上,在上午將交通肇事的嫌疑犯捉住。破案后,他原本想休息一會兒,結果一直有事,沒有找到瞇眼的機會。好在他已經習慣了熬夜,倒也撐得住。此時,一個人在客廳里看電視,睡意瞬間就襲來,他胡著電視聲沉入了夢鄉。

蔣笑最先發現丈夫在沙發上睡著了,她輕手輕腳拿了一條薄毯蓋在丈夫身上。

在書房里,黑白子交錯而下。

蒙厚石頭發花白,他用兩指夾著白色棋子,大多數時候是輕輕落下,遇到關鍵棋時,總是情不自禁地“啪”地扣在棋盤上。每當聽到這一聲響,侯衛東便要凝視細看,遲遲找不到應招。下圍棋入門易,學精難,侯衛東棋力不夠,明知蒙厚石有厲害的招數,卻參不透。

在侯衛東屏氣凝視思考時,蒙厚石慢悠悠地道:“老朱要過生日了。”

侯衛東思緒迅速從棋盤中抽了出來,看著蒙厚石,等著下文。

蒙厚石道:“老朱為人低調,不喜歡大操大辦,每次過生日,都是我們幾個老家伙喝一杯小酒。今天你和蔣笑跟我一起到嶺西吃晚飯。歲數大了,酒量減了,得有年輕人過來幫著喝酒,要不然喝起來就沒有興致。”

蒙厚石有意在沙州副市長和嶺西省長之間搭一座橋。要論親蔬,侯衛國是蔣笑的丈夫,是蒙厚石的侄女婿。可是他的職務太低,還用不著朱建國出手。只要侯衛東能健康成長,侯衛國自然會跟著水漲船高。

侯衛東腦中閃電般轉了數個念頭,他知道蒙厚石是好意,可是他有兩個顧忌。

首先,他得考慮楊森林的感受。楊森林與朱建國關系更加緊密,朱建國過生日,楊森林肯定要去。他們兩人同時出現在朱建國家里,不知楊森林會是什么看法,嫉妒、占有等負面情緒是所有人共有的,不管男人還是女人。如今自己來到朱建國家中,等于變相闖入了楊森林的領地。這其間的感覺很微妙,侯衛工尖蔣笑結婚典禮上就敏感地意識到了這一點。直到現在,他還記得楊森林笑容中的警惕和隱約露在表面的疏遠的抗拒。

其次,他曾經是周昌全的秘書,不管是否承認,他算是周昌全這條線上的人,身上打著周昌全的重重痕跡。如今要繞過周昌全走進朱建國的圈子,周昌全會如何看待此事?朱建國會有什么看法?都相當微妙。

蒙厚石人老成精,察覺到侯衛東神情中極為細微的游離,道:“這是小范圍家庭聚會,除了森林和你,再沒有官面上的人。不管當多大的官,終歸是人,是人就有人情,對吧。老朱對你印象挺深。”他之所以誠懇地為侯衛東牽線搭橋,有著深層次的原因,只是時候不到,他還不便于向侯衛東透露。

話說到這份兒上,侯衛東暗道:“看來朱省長知道我要去,我能不去嗎,不去就肯定要得罪朱省長.”他又自我安慰道:“與朱省長有這種秘密接觸,對多數人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就算是有點隱患,也值得試一試。我如今前怕狼后怕虎,難道失去了傻傻的闖勁嗎?”

這些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過,他迅速表明了態度,對蒙厚石道:“蒙叔,什么時候出發?”

蒙厚石道:“如今身體不行了,吃了飯就犯困,總要睡一覺才舒服。我們三點鐘出發,在老朱家里吃完晚飯,八點鐘左右往回走。”

談完正事,蒙厚石“啪”地將一粒棋子扣在關鍵上處,在侯衛東苦思時,他端著歪嘴茶壺,走到書柜旁看書。辛苦建立的優勢被一粒棋子完全打亂。侯衛東無力再戰,中盤認輸。

一家人高高興興地吃飯時,侯 衛東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里傳來晏春平急切的聲音:“侯市長,城郊林安村疑似病例觀察點被林安村民堵住,他們情緒激動,砸爛醫院大門,推倒圍墻,前來戲阻的當地干部被打傷多人。”

侯衛東心里咯噔一下,隱隱的擔心居然成了現實,道:“現場有多少村民?”

“五六十人,情緒激動。西城分局民警趕到了現場,雙方對峙。”

侯衛東臉上笑容不由自主消失,道:“通知西城區何敏文、衛生局許局長、公安局粟局長,馬上到西城區政府會議室召開緊急會議。”

放下電話,侯衛東道:“蒙叔,我到不了嶺西了。”

得知發生圍攻隔離點的重大群體事件,蒙厚石道:“你的運氣不太好,那三點鐘就只能我一個人去了。”

小佳是園林局副局長,不大不小是副處級干部,她認為這是一個極為難得的機會,突然間機會又要失去,便低聲對侯衛東道:“衛東,以私人身份見省長,機會難得,你讓黃區長和何書記處理這件事,你晚上回來聽匯報。”

侯衛東原本對單獨見朱建國就心疑慮,只不過蒙厚石已出口,他不得不去,此事正好找了一個借口,因此,沒有理會小佳的建議,道:“我們在林安建‘非典’疑似病人的隔離點,這是非常重要的防非設施,我是防非辦主任,出了這種群體性事情,不在沙州主持防非工作,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

小佳如今早不是當年才畢業的大學生,她常任在家中頂梁柱是什么意思,不管侯家還是張家,都因為有了侯衛東而改善生活。她仍然不太甘心失去見朱建國這個千載難縫的機會,主動請纓道:“蒙叔,衛東有事耽誤,那我和蔣笑陪你到嶺西。”

這幾年來,小佳與寬帶厚石家、洪昂家、蔣湘渝家、粟明俊家都保持了密切關系。各家喜歡小佳固然有侯衛東的因素,小佳自身的社交能力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因此,侯衛東沒有阻止小佳的請求。

蒙厚石道:“好啊,有小佳和小笑兩個鬧山麻雀,老朱家肯定能熱鬧起來。”

在“非典”期間,侯衛東最怕出現群體性事件,面對佳肴根本沒有胃口,匆匆扒了兩口飯,便趕去西城區。

小佳和蔣笑在廚房洗碗,商理著買什么禮物。商理來商量去,才發現這個禮物著實不太好選。送錢的建議,被蒙厚石斷然否定。送太貴的禮物,似乎與小輩的定位不符合,送太便宜的禮物,又與朱建國的身份不符。

如何送禮上大學問,難住了兩妯娌。

在家里實在想不出合適的禮物,小佳和蔣笑干脆開著車在街道上慢慢搜尋,從東城到西城,再到南部新區。在街道上看到無數戴著口罩的行人,卻沒有尋到合適禮物,無論是鉆戒、名表、服裝、煙、酒等,都與她倆和朱建國的身份不符。

蔣笑嘆息:“同事之間送禮很簡單,酒和煙就是永恒的主題,沒有想到給大領導送禮物這么難!”

眼見著即將前往嶺西,還沒有選 到禮物,小佳忍不住給侯衛東打電話。侯衛東正在西城區小會議室開會,看到小佳的電話號碼知道是與朱建國有關的事情,便對何敏文道:“何書記,你繼續講,我到隔壁去接一個電話。”

趁著侯衛東到隔壁接電話的時候,西城區區委書記何敏文道:“材料 局,下決心,抓人。”

老粟點燃一支煙,道:“下決心的人不是我,是領導。他們一聲令下,剩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在隔壁房間,侯衛東壓低聲音道:“什么事?我在開會,很急。”小佳道:“不好意思,我確實買不到禮物,你說買什么好。”

侯衛里掛著林安村的群體事件,可是給朱建國送禮也不是小事,他將有可能送禮的物品在腦中過了一遍,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一件絕佳的禮物:“你到嶺西找老邢,他有一盆綠松盆景,是一個天然的壽宇,絕對是經典禮物。社棵綠松采自上青林,以前種在糧站前,算得上最天然,最能表達我們心意的禮物。你又是沙州園林局副局長,這個禮物十分符合你的身份。我先給老邢打個電話,你再去和老邢具體聯系。”

小佳覺得這個提議挺好,等到侯衛東確認綠松還在嶺西,她才放心。回家又征求蒙厚石的意見,蒙厚石道:“這個禮物好,老朱愛下圍棋,愛養花,只是不為外人知道,帶壽字的綠松算是非常對路子。”

一行人來到嶺西,老邢早在店里等候,他帶著小佳來到綠松前,很是依依不舍,道:“這盆景我原本不想賣,衛東老弟開了口,我只能割愛。”

這發松虬枝盤繞、綠意盎然,細看如隸書的壽字,松干有一段是枯枝,枯枝上面長著濃密的新葉,很古雅。

老邢介紹道:“二十年前,我在上青林挖到這棵樹樁,養了二年多,中間枯死一段,我還以為沒救了,誰知第二年枯樹發新芽,變成現在這樣子,如今綠松算是我的鎮園之寶,若不是衛東市長開口,給多少錢都不賣。”

這株綠松跟了他多年,見證了一段歷史,是他自己生活的真實寫照,往外搬綠松時,著實舍不得。另一方面,這棵綠松放在嶺西,本來就是把這棵壽字綠松當做商品,是為了賺錢。“舍不得”和“賺錢”都是他真實的感情。

“張局長,衛東打了招呼,你們把綠松帶走就行。”老邢再次給綠松的葉子噴水,再讓店里伙計幫著把綠松搬上了車。

將綠松裝上車,兩輛小車直山大道,嶺西民間所謂的“省長大院”就坐落于中山大道,大道形成了幾十年了,長度不到一公里,行道樹是巨大的梧桐樹。省長大院周圍的房屋普通建于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多是對稱的建筑,房屋立面略暈斑駁,隱在濃密的樹蔭里,與不遠處的現代建筑有著鮮明的對比。

張小佳是第一次到省級主要領導的家里去,不免有些緊張。

兩輛小車停在了一個有著高磚圍墻的鐵門前,門前站著兩位持槍武警戰士,武警戰士很年輕,面容透著嚴肅。一位三十來歲的眼鏡氣質西服男子站在門口,見到車輛過來,招了招手。

來者是省政府綜合一處處長陳志朋,省長朱建國的秘書。陳志朋跟著朱建國有兩年多時間,他知道蒙厚石與省長極為特殊的關系,因此親自來到大門口等待。

蒙厚石與陳志朋握手,笑道:“志朋老弟,又給你添麻煩了。”

“蒙叔,您老別跟我客氣。”由于蒙厚石是朱建國的老友,因此,陳志朋從來沒有把蒙厚石看成沙州政府領導。按官方的身份,他不會到門口來迎接。依著私人的關系,他絕對不能擺著上級領導的架子。他說話時,眼睛瞟了一眼蔣笑身邊的張小佳。

蔣笑道:“陳哥,這位是張小佳,我們是妯娌。”

陳志朋在省政府被人戲稱為電子腦袋,主要是指記憶力超群,他對蒙厚石一家的情況了如指掌,聽到妯娌兩個字,馬上反應過來來者是誰,。笑著打了招呼。他對張小佳態度多少有些客套,不如對蔣笑那么親密。

陳志朋帶路,兩輛車在大院內東轉西轉。小佳對省政府一把手所住環境感到很好奇、仔細透過車窗觀察著外面。她看到了在一個角落還站著一個武警。若是沒有武警的身影,大院的建筑、植被等諸多方面和沙州市市委招待所相差不大,可是武警在院中出現,頓時讓大院變得神秘和莊重起來,輕輕搖動的樹枝仿佛都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小車停在一座被高大香樟樹圍繞的青磚小院里,一色的青磚并無其他裝飾,甚至還略有青苔,樸素中透露著威嚴。

進門時,小佳感到嘴唇發干,心跳加速,她暗道:“我老公是副市長,周昌全副省長是老公領導,我是見過世面的人。今天就是見個省長,不用緊張。說不定有一天我的老公也要當省長。”經過了心理暗示,又做了幾個深呼吸,心情變得平靜起來。

從屋外看,隱于大樹的小院并不寬大。進了小門,小佳才發現緊靠圍墻處只有兩排大樹,大樹枝葉茂盛,視線無法穿透,在外面看就會到覺院內種有很多樹。進院才發現只有圍墻處有兩排大樹,院內是一大塊綠油油的草坪,視線相當開闊。

一對雙胞胎兄弟在草坪上玩耍,在兩兄弟背后,站著一位廣大嶺西人民都看得非常熟悉的人____嶺西省省長朱建國。他在然只穿了一件街道大爺才會穿的圓領汗衫,雙手背在身手,笑吟吟地看著雙胞胎兄弟在草坪上=爬行、互相打鬧。

在西城區會議室外,侯衛東在給寧玥打電話。會議室內,許慶蓉和何敏文仍然在激烈討論。

林安的隔離點就是由衛生局提供的,如今遇到 麻煩,衛生局長許慶蓉必須說話,她態度鮮明地道:“前一階段衛生局在全市尋找了六個地點,經過省防非辦派專家逐一進行對比,位于林安村的煤炭療養院是最佳地點。如今林安鬧事就換地方,那么隔離點永遠不能建起來,我的意見是不能動搖了,無論如何也要把隔離點建起來。”

西城區書記何敏文道“我問了杜鎮的杜軍,他說林安村近來婆婆及征地拆遷等工作,本身就積累了相當大的矛盾,如果把隔離點放在這里,說不琮會引起大的反彈。”作為地方官,守土有責,自然不希望將疑似病人觀察點放到西城區,這是人之常情,況且他所說的矛盾也實實在在存在。

公安局老粟知道何敏文有一肚子鬼點子,他不說破,等著侯衛東說話。

許慶蓉接過話頭,道:“只要是建設‘非典’觀察點,無論放在哪一個地方都有可能引起居民不滿,若是居民稍有不滿,我們就換地方,隔離永遠都建不起來。”

何敏文道:“這不是稍有不滿,是發生了嚴重群體性事件,六十來個人啊。修建隔離點的時候,原本就應該小心翼翼,等到造成事實,村民們就反對不了。如今在修建時鬧得眾人皆知,我們地方政府很難辦。”

許慶蓉針鋒相對地道:“隔離點的建設涉及這么多人,根本瞞不住了。就算現在瞞了,等正式啟動,村民還得鬧。”

侯衛東打完電話,走回會議室。

何敏 文還存在僥幸之心,他緩了口氣,道:“或許,沙州根本不會有‘非典’,我們上了手段,等‘非典’平息以后,會給西城區惹一屁股麻煩事。”

侯衛東是從村、鎮、縣、市一級又一級升起來的,工作經驗豐富,將基層干部的心思摸得很透,平心而論,何敏文所言還是有自己的道理,作為區委書記,他得為西城區的穩定負責。可是他的想法只是站在西城區的局部,沒有從全局角度考慮問題。

公安局老粟等人都盯著侯衛東,等著他最后作決定。

“我仔細聽了大家的發言,各有各的道理。”說到這里,侯衛東盟顯停頓了一下,目光在老粟、許慶蓉和何敏文所言不是有自己的道理,作為區委書記,他得為西城區的穩定負責。可是他的想法只是站在西城區的局部、沒有從全局角度考慮問題。第一,我來談現實的情況,除了原來的廣東、北京、上海等地,嶺西也發生一起非典型肺炎,我們距離嶺西也就一小時車程,這說明‘非典’已經到了家門口,隨時有可能出現情況。如果我們不做好準備,到‘非典’真的發生之時才來臨時時抱佛腳,這就是玩忽職守。

“第二,我們來學習法律。”侯衛東將事先準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翻開,道:“根據法律條款,其一,傳染病暴發,流行時,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立即組織力量,按照預防、控制預案進行防治、切斷傳染病的傳播途徑。我們建立隔離點的行為就為了切斷傳播途徑,是合理的必要手段。其二,國務院有權在全國范圍內或者跨省、自治區、直轄市范圍內,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權在本行政區域內緊急調集人員或者調用儲備物資、臨時征用房屋、交通工具以及相關設施、設備。我們在煤炭療養院是合法行為。”

“上面談了嚴峻的現實情況以及政府行為的合法性,大家應該統一思想,做最壞的打算。下面我就談三條意見 ,這三條意見寧市長同意了。” 侯衛東對會場的記錄人員道:“記錄人員要做好記錄,完整、準確。”

“一是高度重視‘非典’防治工作,不能抱著僥幸之心,應該做的準備工作必須百分之一百地完成,隔離點必須建,不容羅置疑。二是建在什么地方,這個不能再爭議。省防非辦和市委、市政府已經同意在林安建點,是經過多方面權衡的。我們不能因為居民反地就輕易更改,若是居民鬧事以后,我們就放棄這個觀察點,那么就如許局長所言,永遠都無法建成觀察點。二是各部門工作要形成合力,依法解決。”

侯衛東道:“第三條我要多說幾點。責任在西城區,你們要派出工作組,走村入戶,做思想工作,摸清情況。衛生局要加緊建設隔離觀察點,不可有絲毫懈怠。公安局要有沖突繼續升級的準備,上手段,增加警力,如果有人真要打砸搶則毫不猶豫地依法處理,關鍵時刻絕對不能手軟。”

何敏文當時提出異議是出于地方官的本能,此時見市領導下定了決心,知道再也沒有改變地 方的可能性,他就將雜念收起來,在心里盤算著如何做工作。

談完三點,侯衛東又道:“今天所有決定將以會議紀要的形式下發,大家依照決定確定的內容,無條件執行。”

以會議紀要形式下發,其實就是一柄雙刃劍,一方面將各部門的責任確定下來,各部門執行紀要。另一方面,有了這個紀要,如果出了事情,作為指揮者,侯衛東將承擔領導責任。

各部門領導人都知道事情緊急,開完會以后,各自回到自己地盤,分別開會。

侯衛東開完會,回到防非辦,他和許慶蓉研究了近期工作,然后吃了簡單的工作餐,回到了新月樓。

上一章: 下一章:

發表評論

2016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

千炮捕鱼什么都是免费 微信群股票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上海11选5中奖查询 有什么好的股票群 北京快三 大小计划 广西11选5遗落 钱生钱配资 京pk10骗局全过程 2018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排三今晚上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每周几开奖 长期股票投资 湖北彩票30选5 股票融资余额高好么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