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秘書網

第四章 收拾前任防非工作的爛攤子 視察“非典”隔離點

上一章: 下一章:

下午五點,新成立的防非辦第一次全體會議正式召開,每一位手中都拿到一本《沙州市非典型肺炎預案》。

“非典”是沙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烈性傳染病,極有可能造成重大人員傷亡。侯衛東臨危受命,他決定要拿出比副市長更強硬的態度不行使防非辦領導小組副組長、防非辦主任的職權。

副市長的職位介于縣級正職與市級正職之間。從職級來說,副市長比縣委書記的職務更高,但是縣委書記是一把手,管著縣級相關部門的帽子,在縣城的地盤里一言九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說,不必講究技巧。副市長雖然是上一級的市領導,可是在市級層不是一把手,管不了市級相關負責人的官帽,因而召集市級相關部門開會時,言語間會講究一些技巧。

按照沙州慣例,每一位縣委書記要更上一層樓,都得在上級黨委、政府里面擔任副職,經過了副職階段,才有可能成為上一級的主要領導。副職和正職交替前進,這是官場向上發展的合理途徑。除了副職和正職交替前行外,還有行政職務和黨委職務交替前進,以及部門職務和地方職務交替前進,前者是由《公務員暫行條例》規定,后兩者是實際工作中約定俗成的做法。

侯衛東有意拿出當年做成津縣委書記的派頭,開場白就一語驚人:“今天是務實會,我不談虛的、空的。”他舉著預案,道:“大家各自都有一本預案,有什么意見馬上提出來,討論后正式形成的預案有強制力,必須無條件執行。大家要認清當前形勢,高度重視當前的防治‘非典’工作,若是糊里糊涂搞不清工作重點,到時別怪板子打到屁股上面。”

所有參會人員一掃輕松表情,坐直了身體,瞪大眼睛。

“板子打屁股算是輕的,誰要是玩忽職守,造成重大損失,則是犯罪,是對四百萬沙州人民犯罪,黨紀國法不是兒戲!”擔任副市長以后,侯衛東說話辦事都很注意分寸,如今天這樣咬牙切齒的發言,還是第一次。

“平時稍有松懈,尚不至少釀成大禍,按朱書記和寧市長的說法,防治‘非典’是一場戰爭,在戰時誰要是麻痹大意,叫愚蠢!”

侯衛東這幾句話擲地有聲,如一支支飛鏢,射向參會人員的心窩。

參加會議的還有市長寧玥、市委副書記楊森林和紀委書記濟道林,他們都是防非辦的成員,一臉嚴肅地正襟危坐。

開場白以后,緊張氣氛被成功地營造起來,參會人員都意識到政府將要真抓防非工作,而非簡單地走過場,更不是應付場面。能夠在市級部門當一把手的人都是人精,認識到事情重要性以后,他們睜大眼睛,仔細翻閱預案,尋找著與自己部門相關的條款。

會議整整開了三個小時,侯衛東很注意會場節奏的控制,在中途休息了二十分鐘。

在這二十分鐘里,不斷有抓業務工作的部門副職被叫到會場,與部門一把手一起商量預案的相關條款。一條條具體的措施被提了出來,由工作人員匯集起來,然后由領導小組當場拍板,效率出奇的高。

七點半,防非辦工作人員給參會領導們送來盒飯。參會領導們平時吃慣了各大餐館的精致菜品,嘴巴都很刁,并不好應付。開會時間長,大家肚皮都餓了,吃著盒飯都覺得香噴噴,十分可口。

寧玥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當會議結束時,看著魚貫而出的部下們,暗自祈禱:“‘非典’千萬別到沙州,保佑一方平平安安這。”

侯衛東收拾好筆記本,扭頭對旁邊的寧玥道:“寧市長,這次防非工作要花不少錢。”

寧玥對侯衛東的工作很滿意,道:“錢不是問題,你不要考慮錢,只要事情辦好。”

兩人邊走邊聊,各自回辦公室。在下樓時,寧玥又和侯衛東在院里遇到。

寧玥上車以后,她朝另一輛車里的侯衛東揮了揮手,兩車一前一后離開了大院。寧玥著實有些累了,閉著眼睛,頭靠在車內麻椅上,腦中浮現出那份省防非辦表揚姬程的簡報,心道:“省級部門在鬼扯,根本不了解實際情況就亂發簡報。做得好不如吹得好,數據里面出干部,如果任由這種風氣蔓延下去,以后誰還愿意踏踏實實做實事!”

侯衛東回到家里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他見家里無人,還以為小佳又去打麻將,便拿出手機,上面有未接電話和短信,他才想起開會進將手機轉換成靜音,會議結束后忘記換回來。

“你在哪里?又在打牌?”

電話里傳來小佳低低的聲音:“我正在里等著開夜會……什么會?防治‘非典’工作會。張中原剛才給我說,你在會上聲色俱厲,兇得很。”

“亂世要用重典,若是出了事,第一個倒霉的就是我這個防非辦主任。”

“你也倒霉,按了這個防非辦主任。”小佳原本想開玩笑說姬程真聰明,撞車進醫院,后來想到駕駛員老豐殉職,后面的玩笑便沒有說出口。

兩個剛通完話,大哥侯衛國的電話打了過來,開口就道:“衛東,你今天吃了槍藥?”

侯衛東笑道:“老粟是這么說我的?”

侯衛國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前,喝了一口濃醇的老鷹茶,道:“今天我值班,剛才遇到粟局長,他在調侃你,說你殺氣騰騰的,給絕大多數部門都加了任務,明確了職責。嶺西都沒有‘非典’,你著什么急?”他從警校畢業以后,長期接觸社會陰暗面,見識過五花八門的犯罪現場,心理承受能力非同一般,他能夠理解‘非典’的危害,不過也沒有當回事。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你說我作為防非辦主任,難道還要笑嘻嘻拜求大家?這是事關四百萬人安危的硬任務,必須無條件執行。”

侯衛國道:“我們兩口子都被拖上戰車了,我無所謂,你嫂子不割哺乳期,你被抽出來搞流動人口清理。防‘非典’重要,人權同樣重要,哪里有將哺乳期的婦女弄來參戰的,你們當領導的不講人性,沒有保護孕婦和哺乳期婦女。”

“你的電話太及時了,這一點我沒有考慮周全。”侯衛東腦子里光是想著擰發條,確實還沒有顧及這些細節。他馬上給許慶蓉打去電話。衛生局長許慶蓉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剛剛打開水龍頭,準備舒舒服服地沖個熱水澡,放在客廳里的手機響了起來。這個時候響起電話聲絕對不是好事。許慶蓉胸口一陣發緊,手臂上的汗毛“砰”地豎了起來,她顧不得裹浴巾,光著身子跑到客廳。拿過電話,見到侯衛東的名字,她將耳邊的水擦了擦,道:“侯市長,你好,我是許慶蓉。”

電話那頭傳來侯衛東清晰的聲音:“許局長,不好意思,忙了一天,晚上還來打擾你。今天的方案中有重大疏忽,沒有提到懷孕婦哺乳期婦女還有殘疾人,這三類工作人員應該受到保護,不參加防治‘非典’的工作,要在預案中明確這一點。”

許慶宦蓉反問道:“如果她們自愿參加呢?”

侯衛東明確表示:“自愿也不行,們必須受保護。另外,也要提防有人鉆政策空子,凡是請假必須有縣級及縣級以上醫院的證明,所以單位要簽字蓋章。”

放下電話,許慶蓉趕緊回到衛生間,用熱水沖微微發涼的身體。她早就聽說副市長侯衛東是一個愿意做實事且又能做實事的人,這兩天實際接觸以后,她總算知道所言非虛。作為愿意做事的部下,遇到這種敢拍板的分管領導是福氣,若是工作作風漂浮的人遇到這種厲害的領導則夠喝一壺。

又一陣手機鈴聲吃起,許慶蓉嘆息一聲,這一次也沒有馬上到客廳接電話,仰著頭,迎接急速向下的熱水,任由手機鈴聲在外面反復響著。洗完以后,許慶蓉課著浴巾走到客廳,手機有四個未接電話,都是副市長姬程打過來的。

看著姬程的名字,許慶蓉遲疑了一會兒,她返身回到衛生間,對著鏡子打理自己的臉。歲月不饒人,往日美麗的容顏不知不覺打了折扣。她長久地對著鏡子,單從臉上的每個部位來說,比如眼睛、鼻子、嘴巴等,都和少女時代相差不多,可是也不知什么原因,集中在一起,再也沒有青春少女的味道。最顯眼的是脖子,以前修長的脖子變得松松的,越看越難看。

拉開化妝柜,里面是一排排的各式小瓶子,多數都是彎彎曲曲的外國字。做完了頸部的護理,她才慢慢出去接了電話。

“姬市長,你好,我是許慶蓉。”

姬程躺在病床上,一只腳被固定著,吊在床上,他壓抑著火氣,道:“我打了四個電話。”

許慶蓉道:“手機放在客廳里,我在洗澡,沒有聽見。”她覺得自己確實有些冷淡,便提高聲音,笑問道:“姬市長,傷勢如何?”

“還是你過來那天看到的樣子,等做完手術,至少一年才能拆掉鋼針。”姬程嘆息道:“沒有想到,我也成了廢人一個。”

許慶蓉安慰道:“姬市長肯定能恢復得很好。”

姬程說了會兒閑話,這才道出了打電話的主要意圖,道:“省人民醫院李院長為了我的事費了不少心,他有個親戚也是業內專家,想過來找你聯系業務,你接待一下。”

許慶蓉早就猜到了姬程打電話的內容,她心里格外厭煩,語氣上沒有表現出來,道:“姬市長,到時你讓他來找我。”她遲疑了一下,道:“今天下午開了防非工作會,侯市長對防非藥品、藥具的采購作了嚴格要求,必須走正規渠道按程序采購,發了會議紀要。”

姬程在省政府工作多年,關系網寬,介紹了不少嶺西商人到沙州各醫院,許慶蓉能辦盡量辦,此時由侯衛東代管,且發了狠話,這就讓她感到格外為難。

“與侯市長比起來,姬程既不愿意辦實事,又太他媽的貪婪,一點沒有分寸!我要和他保持距離,如果被他完全控制,說不定要壞事。”許慶蓉此時被夾在兩個領導中間,只覺心中壓了一塊鋼錠,始終無法正常呼吸。

放在桌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在安靜的環境中,聽得人心驚肉跳。許慶蓉一個大步跨過去,拿起手機,看亦未看,就塞到了沙發墊下,這樣一來,手機響聲明顯小了許多。

許慶蓉將自己變成了鴕鳥,當鈴聲終止,她長長地喘了一口氣。稍事休息以后,她終究覺得不妥當,還是將手機拿了出來。當看到是侯衛東的名字,她松了一口氣,沒有遲疑,馬上回了過去。

“許局長,這么晚還打擾你,實在不好意思。”

許慶蓉道“抱歉,手機放在客廳里,沒有聽到。”

時間太晚,侯衛東沒有寒暄,道:“想到最重要的傳染病醫院設施設備不齊,心里總不踏實。明天我們第一站就到傳染病醫院,財政局季局和采購中心老湯都要跟著參加。”

“好,明天什么時間?”

“現在定不下來,明天再說吧。到了傳染病醫院,我要看最真實的情況,千萬別糊弄我。”

“那當然。”

“好,不打擾了。”

侯衛東給許慶蓉打完電話,就將手機放在桌上,不準備再打電話。他將電視音量稍舟調大,隨手換臺時,猛然間在電視里出現一個畫面,這是沙州電視臺的節目,郭蘭作為沙州大學的組織部長在臺上講話。畫面稍縱即逝,侯衛東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了郭蘭的近景以及講話的聲音。

隨后,又是另一條新聞。侯衛東坐在沙發上,慢慢地點燃一支煙。在忙忙碌碌之中,時間過得真快,他腦中只繃著“非典”這根弦。此時靜下心來,獨處一室,突然間看到隱藏在內心的身影,頓時便如觸電一般。

俗話說,老房子失火更加猛烈,侯衛東這個年齡倒還算不上老房子,可是這一次與郭蘭的戀情卻是迅速燃燒起來,溫度如在地底燃燒的煤層,看不到火焰,卻十分熾熱,雖然大雨狂風也不熄滅。經過多年歷練,他控制情緒的能力比年輕人強得太多,但是他只能暫時控制情緒,卻無法將感情永遠深鎖在心靈深處。

抽了一支煙后,他走到書房,找開隨身攜帶在家里基本不用的手提電腦。

時間已經到深夜,侯衛東只是想看一看郭蘭是否在線上。

找開QQ后,遺憾地發現以方處在離線狀態。他隨后輸入“非典”兩個字進行搜索,查了查北京的情況,正欲下網,筆記本電腦上傳來“空、空”的聲音。

“侯市長好,我是茂東巴山縣的侯海洋。”侯海洋在網上的名字為“正確”,普通得有些古怪。

侯衛東道:“你的網名叫正確?這個名字不好,沙州有句俗語叫做褲襠里放鞭炮——震雀(正確),建議換一個網名。”

那天在沙州市委招待所相見,兩人互相留了號碼,并加為好友,但是兩人都很少上QQ,在深夜相遇更是罕見。

侯海洋是城關鎮黨委副書記,副科級,侯衛東是沙州副市長,副廳級,兩人級別差距挺大,而且只是在茶室見過一面。因此,侯海洋自報家門之時,他還擔心有些冒昧。

一句沙州歇后語,迅速拉近了兩人的距離,侯海洋解釋道:“我是正字輩,按照輩分隨意起了這個網名,沒有多想。”

“那天與你交談后,我本想去查一查自己的族譜,結果由于‘非典’的原因,只能推遲了。我和父親在電話里聊天時,他確認我們祖輩是從茂東巴山遷過來的,具體位置他也不知道,得去把族譜找出來查看。”侯衛東平常上網主要看新聞,很少聊天,打字速度一般,這一排字很費了些時間。

侯海洋打字速度快得多,很快就回了過來:“侯家讓字輩出了一位軍人,叫侯振華,是我的堂爺爺,十來歲的時候沿江而下去求學,結果書沒有讀好,成了一位優秀的軍官。解放戰爭時期是團長,然后就留在了廣東。”

侯衛生猛地想起從廣東來的侯國棟,道:“讓字的下一輩就是國字輩,國字輩后是正字輩,對吧?”

“侯家輩份排行:詩書傳萬代,希賢智勇仁,儉勤忠信讓,國正風雨順,家和百業興。”

侯衛東想著侯國棟的模樣,心道:“莫非侯國棟是侯振華的兒子?天下姓侯的人多得很,不會這么巧吧?就算侯國棟是侯振華的兒子,和我們侯家也沒有什么關系。”

他還是試探著敲道:“省委組織部長叫侯國棟,和侯振華有沒有關系?”

“這個,我不太清楚。”

聊了些侯氏家族的事,侯海洋道:“上次在沙州聽說了‘非典’的事,回到巴山縣城后,我主抓城關鎮防非工作,聽說沙州防非預案非常好,侯市長,我能不能要一份,作為借鑒。”

“在私下里,我們是同輩人,別用官場上的稱呼,稱一聲老兄,既親切又隨和,我讓秘書明天給你傳一份沙州預案。”

“衛東老兄,非常感謝。”侯海洋還特意加了一個“握手”圖案。

“別客氣,海洋老弟。”

侯衛東只和侯海洋見過兩面,第一次是1993年,兩人同時參加省教育廳的表彰大會,若不是侯海洋提醒,侯衛東早將第一次見面情景忘在記憶深處。第二次是前不久,在沙州市委招待所里在喝了一次茶。見面次數雖少,侯衛東對侯海洋印象頗佳,愿意扶持一下侯氏的小兄弟。

這一次在QQ上偶遇,引出了很多事,侯衛東和侯海洋在今晚壓根沒有想到。這是后話,暫且不提。

4月8日,市衛生局長話慶蓉陪同副市長侯衛東、財政局長季海洋和采購中心老湯到市傳染病醫院,現場就“非典”防治所需設備、資金進行協商。

侯衛東是第一次踏入市傳染病醫院,聽完醫院的介紹,他發現許慶蓉所言非虛,沙州市傳染病醫院在治療重型肝炎、慢性肝炎、暴發性流腦、麻診、百日咳、傷寒等病有專長,有呼吸球囊、洗胃機、電動吸引器、心電圖機、高壓滅菌設備、密閉滅菌柜、大型洗衣設備、血氣分析儀、手術床等基本設備,唯獨沒有關鍵的呼吸機、真空吸痰機等設備。并且,污水處理系統和醫用焚燒爐都有問題。

財政局長季海洋皺著眉毛,看著一長串的單子。這一串單子都意味著錢,財政的錢素來緊張,往往要挪區墻補西墻,若是真要按著單子買,他不知又要死多少腦細胞。

侯衛東見到季海洋的表情,道:“季局,你有什么看法?”

季海洋斟酌了一會兒,道:“‘非典’是大事,應該買的就馬上買。只是,相關設施設備相當多,我們不可能一項一項這樣研究。我有個建議,不知妥不妥當。”

侯衛東道:“請說。”

季海洋道:“我建議抽調市經委、財政局、審計局、監察局、衛生局等部門的同志,組成一個防非后勤組,專門負責防非物質保障。由市財政局劃出資金建立儲備金,歸后勤組直接使用。”

實話實說,侯衛東只是考慮到要成立聯合小組進行詢價,季海洋的建議比他的思考更為深入,可行性更高。他當場拍板:“季局的建議非常及時,我馬上向寧市長匯報,爭取以最快速度落實此事。”他又道:“今天既然來到了傳染病醫院,也不能空手而歸。重要的急需的設備,就不納入后勤保障組的范圍,先行購買。”

季海洋笑了笑,道:“領導有指示,我們照辦,不打折扣。”

侯衛東回頭對許慶蓉道:“你馬上打緊鈀報告,兩個事,一是調集人財物充實傳染病醫院,二是購買必要的設備。”

許慶蓉變戲法工地拿出一份文件,道:“侯市長,我擬了一份文件,請你指示。”從當副局長開始,最頭痛的事就是與財政局算錢。財政局的同志多有葛朗臺的潛質,一分一厘都要算清楚,他們不懂具體業務,卻管著錢袋子,讓許慶蓉頭痛不已。她一直聽說侯衛東和季海洋關系不一般,今天見面果然如此,她這才覺得輕松起來。

侯衛東在報告上簽了字,道:“你別耽誤,直接去找寧市長。”

朱昆明副局長拿著季海洋、侯衛東的簽字,飛一般到市政府請寧玥做最后定奪。朱昆明就是寧玥提議后,為了應對“非典”的復雜局面,近期才提拔的副局長。

當一行人來到“非典”疑似隔離點時,許慶蓉還沒有下車,就接到朱昆明電話。他興奮地道:“寧市長簽了字,她同意了侯市長意見,不進行招標,進行單一來源采購,由財政局、審計局和監察局的同志組成采購組,共同把關。”

話慶蓉在電話里叮囑道:“采購之事就交給你了,財政這么大方,我們更應該把事情辦好、”

基本落實了市傳染病醫院的事情,侯衛東原本想要再走幾個醫院,就接到了寧玥的電話。

回到市政府,寧玥道:“省里要來一個調研組,由趙巡視員帶隊,主要調研國有企業改制,我們商量一下如何接待。”

侯衛東腦袋一下就大了,道:“如今全國都在防非,這是當前第一要務,他們這個時候過來研究國有企業改革,不是時候。”他和寧玥關系越走越近,說話也就隨便一些,若是朱民生提起之事同,他絕對不會說這引些無意義的廢話。

寧玥交代道:“防非要防,其化工作也要抓。你的精力還是要集中在防非工作上,讓江津準備材料接待方案。”

“只能如此。”侯衛東隨即講了在市傳染病醫院看到的情景,建議道:“我覺得有必要建立保障組和儲備金制度,可以確定兩大任務,一是負責全市防非的物資、藥品的供應保障,二是負責社會捐贈財物的統計和處理。”

寧玥反問:“有捐贈嗎?”

“很有可能。”

寧玥道:“儲備金,先設五百萬過來。”

“太少了,能不能增加到一千萬?”

“財政也緊張,五百萬可以先抵一陣,如果急需,還可以增加。”

議定了后勤保障組之事,侯衛東回到辦公室后,暫時將防非工作丟在一邊,將江津主任叫到辦公室,開始研究如何迎接檢查組。

在省市里,都有同志對管理層收購持反對意見,最常見的說法是“賤賣國有資產,讓少數人富了起來”。侯衛東本人沒有任何私利,倒是很坦然。只是費盡了千辛萬苦做成了這件事,目前運行也還可以,卻要承擔各種各樣的指責,接受各種各樣的調研和檢查,讓他心里不太舒服。他自我安慰道:“事情做得越多,越容易出錯。當了一任副市長,沒有受到任何非議,說明他是老好人,那才是不正常的。”

江津一直在經濟戰線工作,與侯衛東配合得挺好,他坐在辦公室對面,看了那份檢查通知,道:“如今各方面的人對管理層收購都發出了異議,都在罵我們,我估計這次檢查的重點就是絹紡廠。”

侯衛東道:“我們改制前,中央部委還沒有叫停管理層收購,甚至還在鼓勵,我們既不違反政策,又解決了一個可能引爆的炸彈,市政府還沒有額外付出資金,如今生產正常,已經實現了雙贏。”

江津道:“更多人會突然發現,這么大一個工廠,怎么一夜之間就為成了私人的產業,這是最直觀的感受,心理上會受到巨大的刺激。雖然,我們自認為問心無愧,但其他不了解內情的人,他們會有別外的看法。”

侯衛東道:“這幾年,市級國有企業效益嚴重下滑,部分國有企業退出完全競爭領域是必然選擇,我們所作所為能經得起考驗和檢查。當然,對于省里組織的檢查也要正確對待,你親自到絹紡廠去一趟,摸一摸情況,同時檢查企業的防非工作,絹紡廠人多,是工作重點之一。”

商量了迎檢工作細節,江津離開辦公室,前往絹紡廠,。他剛出電梯,就遇到了走到大廳的許慶蓉。

“許局長,找侯市長?”江津與許慶蓉關系挺好,見到了急匆匆的許慶蓉,打了個招呼。

許慶蓉停下腳步,寒暄道:“侯市長在辦公室嗎?”

江津板著臉,道:“從市里分工來說,我是正枝,你是側枝,現在側枝變成了正枝,我找侯市長還得趁著防非工作的間隙。這不公平,許局長得做些補償。”

許慶蓉笑了起來,道:“等‘非典’過了,我請你吃飯。賠罪以后,我再把侯市長還給你。”

上了樓,走到侯衛東辦公室,許慶蓉手機響了起來,見到電話號碼,她臉上籠罩著一層黑氣,轉身在門外打完電話,這才重新走到門口。

侯衛東見到站在門口的許慶蓉,問道:“正想找你,隔離點確定沒有?”

許慶蓉調整了情緒,努力露出些笑臉,坐在辦公桌前,取出筆記本,道:“我們選了四個點,理西城區的社區醫院,二是西城區杜鎮林安村的煤炭療養院,三是南部新區的東林鎮醫院,四是南部新區的一處廢棄老鎮政府辦公室。”

侯衛東問道:“你去看過沒有,有沒有傾向性意見?”

“我全部去看過,綜合各方面條件,西城區的兩個點條件最好。”許慶蓉又作了一個說明,道:“前一段時間,衛生局就開始在西城區布置隔離點,目前社區醫院的人全部撤走,各醫院正在抽調醫生進入社區衛生院。但是這件事情沒有在防非辦上研究,到底是否適合,還要請侯市長去盾一看。”

許慶蓉在匯報中,隱瞞了最敏感的事。設置隔離點之事,她曾經向姬程作過報告,姬程道:“這是衛生局的本職工作,不必報告我,抓緊做就行了。”

姬程表態以后,西城區隔離點已經開始建設。

此時侯衛東接手防非辦工作,他的工作作風和方法與姬程大不相同,許慶蓉還是想請侯衛東到隔離點去看一看。

侯衛東沒有特別在意西城區社區衛生院的事,他提了一個問題:“為什么不在東城區選?”

“東城區是老城區,人口太密集,基礎條件也差。”

“現在還有時間,我們先到西城區的社區醫院去看一看。”

社區醫院在沙州人民公園旁邊,一片大樹之下,有幾幢灰色墻磚的小樓。小車停在了社區醫院門口,侯衛東抬頭看著人民公園的大樹,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人民公園的樹不錯。”

許慶蓉等人都聽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十年前,侯衛東和小佳的愛情受到了陳慶蓉的堅決反對,兩人談戀愛的場所只能轉入公園。有一次,侯衛東從益楊青林鎮來到沙州時已是凌晨,他只能在人民公園前面的長椅上等待小佳。見面后,兩人無處可去,在公園里消磨了無數時間,對公園有特殊感情。此時以沙州副市長的身份,再看到這個公園就讓侯衛東不禁生出感概。

左側是一片水池,水池與公園的水體連接在一起,但并不在公園內,水是通過圍墻下的小水溝向外流出。

在社區醫院后面,約莫有一百米遠,在公園的綠樹旁邊,有幾幢灰色樓房。

計慶蓉介紹道:“這里人流量少,若是啟用隔離觀察點,暫時關閉人民公園,就能形成一個封閉環境。而且這個地方距離傳染病醫院不遠,來往方便。”

侯衛東打斷道:“那幾幢灰磚樓房住的是什么人?”

許慶蓉道:“都是附近的居民。”

“具體是什么人?”

許慶蓉有點茫然,道:“這個不太清楚。”

侯衛東基礎工作經驗豐富,最擔心設立隔離點引發群體性事件,他安排跟在身邊的晏春平,道:“你與西城區何書記聯系,讓他摸清楚這幢樓的居民情況,內緊外松,別聲張。”

晏春平答應了一聲,走到一邊,開始給西城區何敏文書記秘書打電話。過了一會兒,西城區的電話就回了過來。

“侯市長,剛才何書記秘書回了電話。公園附近的幾座灰樓屬于東城區,社區醫院屬于西城區,剛好在交界處,這些居民都是附近散居居民,人民公園擴建時集中安置在一起。”

聽說是集中安置,侯衛東就覺得麻煩。

沙州以前在拆遷時,喜歡集中修安置小區。安置小區里今天的都是集體遷入的安置戶,他們特別抱團,稍不注意便引起群體性事件。令市政府最頭痛的是梨園安置小區,因為居民們不愿意安裝一戶一表,與自來水廠發生矛盾,他們便集體不交水費。水廠斷水后,他們就集體到區政府、市政府靜坐,在沙州民間有法不責眾的傳統,只要是集體行動,政府一般都會下軟蛋。幾次拉鋸以后,他們仍然不交水費,水廠亦不敢斷水,最后由區政府和水廠共同為梨園安置小區買單。

侯衛東道:“既然來了,我們還是到幾座灰樓去瞧瞧,看一看實際情況。”

走到近處,一股陳舊破敗的氣息撲面而來。

幾幢灰樓顯得頗為陳舊,多數窗臺上都有大面積的油煙痕跡,陽臺上堆著雜物,掛著衣服。院子里的花園大部分變成了菜園,有兩處化糞池蓋板破損,糞水早就滿了,沒有人清掏,烘糞便順著蓋板破損處向外溢出,沿著屋角流出近十米,最后流到了街面上,散陣陣濃臭。一些雞鴨從糞便上走過,四處都印著帶蹼和不帶蹼的腳印。

侯衛東沒有料到此處環境如此糟糕,他在灰樓前后走了一圈,沒有發表任何意見,直接走出小院。

小院背后是一片樹林,站在樹林邊緣,豁然開朗,從隱約小道向下行約兩百米,一大片灰色小樓雜亂地出現在眼前。

這是東城區最老的聚居區,侯衛東并不陌生,多次走進這個聚居區。他以前都是從街道正面進入小區,從正面往小區內部走,雖雜亂,卻還算整潔。此時從另一個方向直接進入聚居區的腹地,才能真正地看到老聚居區的現狀,“臟、亂、差”三個字是對老區最好的形容。

侯衛東對緊跟其后的許慶蓉道:“你們少走了幾步,只看到了前面幾幢樓,沒有看到樹林后面就是大片居民區。”

這確實是許慶蓉的疏忽,她略紅了臉,解釋道:“從老區朝公園這邊走,是一個長長的上坡,路也不好,很少有人走這條路。”

侯衛東還沒有爬墻這其他幾個點,他沒有否定社區醫院,轉身回社區醫院,查看醫院內部。

社區醫院是四層小樓,前后可以停車,還有獨立的圍墻,從內部來看,確實是一處比較理想的隔離觀察點。唯一不足是圍墻斷掉了一段,沒有將社區醫院完全封閉。

侯衛東對內部設施沒有意見,他走上樓頂的平臺,遠遠地仔細觀察幾幢灰樓以及灰樓背后的樹林。

許慶蓉一直在衛生系統工作,對地方事情并不是太在行,她對侯衛東的謹慎有些不解,道:“侯市長,衛生院與灰樓之間有好幾百米,應該沒有什么影響。東城區的老城區更遠,市民一般不走這邊。我們準備修整圍墻,把院子封閉起來。”

“修整圍墻時把磚和水泥等材料都堆在圍墻內,不要影響外面的行人。”

“我們很注意,不會影響行人。”

侯衛東見許慶蓉沒有完全領會自己的意思,干脆把話挑明,道:“容易惹麻煩的事情,我們向來講究內緊外松,動作要快,知道的人要少,不要把緊張情緒傳染給群眾。”

許慶蓉這才明白侯衛東的意思,忙道:“我馬上給他們打招呼。”

侯衛東道:“你趕緊打招呼,然后去林安,看煤炭療養院。”

跟著侯衛東前往林安時,許慶蓉暗道:“侯衛東工作很細致,這一點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定要注意。他似乎認定隔離點一定會惹麻煩,是不是太小心了?畢竟隔離點是在封閉環境中,跟外人沒有交集,更沒有對其生活生產造成影響,應該沒有太大麻煩。”

上一章: 下一章:

發表評論

2016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

千炮捕鱼什么都是免费 信捷策略 全部股票价格查询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开奖 精选好彩二六天天好彩 投资股票的技巧 云南11选5早上几点开始 四川省快乐12开奖 广西11选5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开将结果 最新最全黑尤冮体彩6十1 股票配资程序源码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临汾期货配资 江西快三预测高手 炒股软件排行榜 广东快乐十分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