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秘書網

第二章 到省委黨校學習 黨校是個好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

“滴鈴鈴”,一陣鈴聲將酒醉中的劉坤驚醒,他努力回想喝醉前在做什么,想了半天,終于記起是和大學同學在一起喝酒。

“搞什么搞,駝老大,已經大半年時間了,再拖我只能到你家里討飯。”劉坤借著酒勁對著手機吼道。

“實話說,我這里開工太多,錢抽不過來。拖誰的錢,我也不會拖老弟的錢。”駝老大是開發商,承包了一條公路,劉坤從駝老大手里分到一部分工程。如今工程竣工驗收搞完,審計也結束,市財政經費緊張,找了不少借口,總是不肯爽快撥款,害得舵老大欲哭無淚。

“瘦死的駝老大比馬大,你得想辦法。這一個月,工人要工錢,都堵到我門口了。 ^

“坤老弟,我收債收到了一個中藥材市場的門面,差不多值一百萬,你拿去抵一部分款,剩下的只能等財政局撥款了。不過有個條件,你給季局通融一下,舊城改造的工程款按進度要撥給我,至少要撥付一部分。”

季海洋是財政局長,政府工程要付款,必須要有他簽字。他下筆稍稍猶豫一下,或者說拖一拖,就夠企業喝一大壺。駝老大不愿意得罪季海洋的小舅子,又實在拿不出現錢,咬咬牙,就將中藥門市抵給劉坤。

劉坤是靠著姐夫的關系才能接到不少小項目,他心里明白,駝老大愿意抵一個中藥市場的門面,也全部看在姐夫的面上。他決定落袋為安,將門面拿到手里,道:”你的事情,我會給姐夫說,什么時間去看門面? ”

“現在就過來,晚上一定要請季局喝杯酒。” 劉坤酒還沒有完全醒,歪歪倒倒地來到了中藥材市場。在市場門口,他義給姐姐打了電話:”姐夫今天晚上回來吃飯嗎? ” 劉莉抱怨道:”不回來,省廳來人,又得喝一肚子酒。”

劉坤松了一口氣,馬上給駝老大回電,道:”駝老大,今天晚上不我姐夫要陪省廳頭頭喝酒。”

駝老大在財政局有內線,知道劉坤沒有說謊,道:”坤老弟,你過《吧,我把門面交給你。價錢嘛,中藥材門面的價格大家都知道,我絕對不會要高價。”

中藥材市場里彌漫著特殊的味道,大小門面都堆積著諸如穿心蓮、5母草、丹參、三葉青等草藥,還有皂角刺、金銀花、夏枯球、刺猬5、水蛭、木瓜、蒲公英、蟲腿、蛇床子等嶺西特產藥,柜臺里有比較^貴的鹿茸、人參、蟲草等。

在第二通道的顯眼位置,有一個空置門面。

劉坤有意壓價,用不耐煩的口氣道:”我又不經營藥材,拿門面來霞什么? ”

駝老大道:”這個門面位置好,租金高,若不是手里真沒有錢,絕”不會抵給你。老兄還是夠意思吧,你回去要給季局說點好話,爭取早57三錢劃下來,再拖,我只有去跳樓了。 ”

談好價錢,辦完手續,劉坤和駝老大找了個魚館,喝了酸菜尖頭魚湯,各自回家。

劉坤算著姐夫還沒有回家,來到了姐夫樓下,他在車上打了家里的笙機:”姐夫回來沒有? ”

劉莉一個人在家看電視,給弟弟開了門,道:”一天到晚鬼混,不干點正經事。”劉坤不耐煩地道:”我是生意人,鬼混就是我的生活,否^你來養我一輩子。 ”

兩姐弟性格截然不同,姐姐像父親,性格開朗樂觀,弟弟像媽媽, 人極聰明卻心胸狹窄。兩人從小見面就拌嘴,今天也不例外。

劉莉說慣了嘴,醒悟到弟弟已經不是市政府公務人員,她頓時涌出憐恫之情,更加具有打擊性的話便說不出口,緩了口氣,道:”經商也要好好經,別一一 ”

劉坤懶散地斜靠在沙發上,打斷道:”姐,我搞不懂什么叫作鬼混,我陪駝老大吃個飯叫鬼混,姐夫陪著領導吃飯叫作工作,這是什么邏輯。”

劉莉嘴上不饒人,心里還是幫著弟弟,給他削了水果,道:”你要多花點時間在生意上,多到工地上去,別像個三腳貓,天天到處跑。”

劉坤吃著水果,道:”姐,我做生意還是用了心的,這是自家的飯碗,肯定和以前不一樣。我上次從駝老大手里接了工程,工程質量沒有任何問題,關鍵問題是做了工程拿不到錢,工人圍了我好幾次。你給姐夫說一說,讓他給駝老大批點錢。”

“姐夫的性格你不是不清楚,在家不談公事。”

“這事你得幫我辦,否則哪一天被民工捅了刀子,就太不劃算了。”

劉莉見弟弟說得鄭重,詳細詢問了駝老大的情況,口里道:”我最多在海洋面前提一提,有沒有作用就不知道了。 ”

“你說的話,姐夫肯定要聽。”

“不一定,他這人講原則,一般不在家里談公事。”

劉坤見姐姐答應幫忙,心情頓時大好,道:”姐夫不聽你的話,鬼才相信,不聽你的聽誰的?他在外面的名聲挺好,不和其他女人牽牽連連。”

“你姐夫聽誰的話,排第一的肯定不是我,是寧玥。排在其后的就很復雜,他和侯衛東挺談得來。”說到這里,劉莉戛然而止,她知道弟弟最煩聽關于侯衛東的事,以前在家里偶爾提起侯衛東,弟弟就會不耐煩甚至發脾氣。她觀察弟弟的臉色,見他并沒有變臉,便悄悄轉移了話題。

劉坤隨口敷衍著姐姐,腦子里想起了侯衛東的種種形象,暗道: “侯衛東辦石場開煤礦,分明是愛錢如命。現在當了副市長,居然沒有聽到有什么劣跡,這絕對不正常。這人老奸巨猾,隱藏得深,遲早有一天會大白于天下! ”

兩姐弟聊了一會兒,劉莉給丈夫發了條短信:”什么時候回來? ” 季海洋很快就回了短信:”省財政廳的人回酒店了,現在串臺去了,給侯衛東餞行,一會兒就回家。”

發完短信后,季海洋端著酒,再與侯衛東碰了一杯酒。他見侯衛東著脖子又要干杯,忙道:”侯市長,少喝些,你已經喝了不少,意思意思就行了。 ^

侯衛東接連喝了兩場酒,已經帶了些酒意,道:”別人的酒可以意思,季兄的酒我得喝完。”然后,他猛地一仰脖子,將一杯酒喝完。寧玥眼見侯衛東喝了不少,道:”大家都舉杯,喝最后一杯,別把節長灌得太醉,留點時間讓他去陪小佳局長。, 喝完最后一杯,大家也就散了。新月樓家里,冷冷清清。

張小佳住在嶺西園林賓館,明天是全省園林工作大會,園林系統的穸會人員都提前到了賓館。她和張中原局長正在陪著兩位處長打麻將。

侯衛東喝了不少酒,腸胃發脹,腦袋昏沉沉,從客廳走到書房,從書房走到臥室,他總覺得冥冥之中有什么事情要做,讓自己坐立不安, 頌躁難忍。

其實,他內心相當清醒,知道自己煩躁的原因并非喝酒,而是想起了郭蘭。和他有過親密關系的女人中,段英嫁人,李晶遠走,她們經過了青春期的磨難之后,人生漸漸步人了佳境。段英由下崗女工成長為《嶺西日報》名記者,丈夫是省人民醫院名醫,與徘徊在失業邊緣的狀態相比,生活發生了徹底變化。

李晶是中專畢業生,費盡心機當了沙州道橋公司副總經理,她沒有留戀這個看上去還算美好的職位,毅然離職,創辦了精工集團,目前她已經成為嶺西省最具傳奇色彩的女企業家。

與段英和李晶相比,郭蘭的起點相當高,畢業于名校,大學畢業后分配到益楊縣委組織部這個令人羨慕的單位,父親是有名望的教授,對于她來說,工作尚滿意,生活無壓力,唯獨是愛情不圓滿。十年過去, 郭教授意外離世,加上郭師母身體不好,往日和睦歡樂的家庭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陰影。

每次回西區教授樓,見到花白頭發的郭師母,侯衛東都要感嘆數聲,對這一對母女有著發自肺腑的關心。

侯衛東轉了幾圈,打開電腦,放了那一曲《離家五百里》,在音樂聲里沉入了思緒之中。

“郭蘭到現在都沒有結婚,是我的罪過啊。”如果沒有遇到我,她的生活是不是會變得更好? “如果郭蘭找了男友,我會怎么樣,會覺得難過嗎? ” 侯衛東設想著郭蘭與某個男子在一起的情景,內心便覺得如刀割一般,他暗罵自己:”侯衛東,你真卑鄙。若是男人,就要讓郭蘭嫁個好男人,這樣她才能幸福,或者說是娶了郭蘭,給她幸福。”前一種做法違背了本心,后一種做法又傷到小佳。從總體來說,他是一個性格剛毅果斷的男人,唯有想起郭蘭便前怕狼后怕虎,猶豫不決。

拿著手機在陽臺上站了很久,侯衛東下定決心,撥通了郭蘭的電話,結果是沒有人接。再撥一次,仍然如此。

侯衛東罕見地發了一條短信:”明日到嶺西”。發完短信,他將手機扔在枕頭邊上,酒意上涌,不一會兒就沉人了夢鄉。

益楊,沙州大學西校區,郭蘭充滿了無奈,道:”媽,這種相親你千萬別再安排,那個男人像什么,難道你女兒要嫁這種人? ”

郭師母道:”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為什么就不嫁?,’說到這里,她抹起眼淚,道:”你們父女倆都是一個脾氣,讀書太多,人都變得傻了。你再不結婚,我怎么向你爸交代! ”

提起這事,郭蘭就覺得天空一片灰暗,胸中如塞了一大團打濕的棉絮,呼吸困難。

“媽,今天不說這事,你洗澡,早些休息。”

郭師母慢慢走回臥室,拿出換洗衣服,走到客廳,坐在郭蘭身邊的灰色沙發上,道:”蘭蘭,今天見面那人挺忠厚,又在銀行工作,條件不錯。。

郭蘭想起見面之人厚厚的雙下巴和肥碩的肚子,忍不住想吐: “媽,他這么胖,我不喜歡。”

郭師母急了:”你到底想要嫁個什么人,總得有個標準。”

郭蘭不愿再說,郭師母緊緊握著手里的內衣褲,盯著女兒,道:一是不是有對象了?有了就有了,帶回來讓媽看看,如果合適,趕緊^婚結了。,

嘮叨了二十來分鐘,郭師母終于離開了沙發,走到衛生間。打開水龍一舌,她轉身拿洗發香波,腳下一滑,身體失去重心,重重地摔在地上。郭蘭聽到動靜,趕緊跑到衛生間,見母親仰天躺在地板上,不停地呼氣。

“媽,怎么了? ”

郭師母閉著眼,道:”腿痛得很。”

郭蘭這才發現,母親小腿有一個包塊,明顯是骨頭折斷形成。她完全沒有料到摔跤會產生如此嚴重的后果,緊握著母親的手,道:”媽,你5動,我先去打個電話,再來扶你起來。”

郭蘭給校辦主任打了電話,要了一輛汽車,她知道校衛生院靠不蘭.直接提出將母親送到縣醫院。打完電話,她拿了一條自己的睡裙到/衛生間,幫著母親穿上寬松衣服,再將母親抱到馬桶上坐下。一個人」這些,她累得出了一身大汗。

幾分鐘后,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在醫院,安頓好母親,等母親睡下,已經晚上十二點了。看著閉著^躺在床上的母親,郭蘭突然感到十分困頓,既有身體的困乏,更有心理的無助。此時,她多想有一個寬厚的肩膀能夠依靠。

從家里走得匆忙,手機落在了茶幾上,在黑夜中,發著亮光響了兩-欠,隨后,一條短信出現在手機上。

侯衛東從睡夢中醒來,第一個動作就是査看手機,手機上沒有郭蘭回過來的短信,亦沒有未接來電。

4月3日下午3點,侯衛東忍不住又給寧玥打了電話:”寧市長,國務5在開新聞發布會,有必要看一看,關于’非典’的事情。

新聞發布會一般情況下是上午發布,今天在下午3點發布,情況顯得不同尋常,主持人一上來也講了這一點。

秘書晏春平拿著本子,陪著副市長侯衛東看電視,他飛快地在本子二:己錄著:”中國大陸自2003年初發現非典型性肺炎以來,截止到3月31日,共報告非典型性肺炎1190例,其中廣東省1153例,北京市12例…… 共發生死亡病例46例,其中廣東40例……

“本次的疫情概括起來有以下幾個特征:1.發病時間是在呼吸道傳染病容易高發的冬、春季節。2,臨床上一般有持續發熱、干咳,少數病人出現呼吸困難,在癥狀和體征以及實驗室檢査上不同于典型肺炎。3,以近距離呼吸道飛沬傳播為主。4,此病是可以預防和治愈的, 絕大多數患者已經康復出院。”

4點35分33秒,新聞發布會結束。

下午6點,沙州召開了第一次防”非典”緊急動員會,各相關部門領導參加了會議,市長寧玥主持會議。會議主要內容是學習省里相關文件,通報各省情況,下發應急預案。

姬程眼圈發青,精神不是太好,他翻看著許慶蓉寫的預案,不禁眼前一亮,暗道:”許慶蓉平時婆婆媽媽的,水平還是有的。”

散會以后,姬程把許慶蓉叫到身邊,表揚道:”不錯,這個預案寫得很有水平,把今天會議的意見加進去,就可以上報市政府了。 ^

許慶蓉最初對”非典”并不了解,做起預案來很困難。如今的預案基本上采用了蔣大力提供的模板,針對性明顯提高。她走出會場時,給蔣大力打了個電話,道:”蔣總,有空沒有,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

寧玥走出會議室,扭頭對身后的侯衛東道:”衛東,我有事和你談。”

走進寧玥辦公室,府辦副主任楊柳親自給侯衛東泡茶,用的是柜子里最好的茶。她將泡好的茶放在侯衛東面前,道:”我們剛才都看了發布會,事情確實挺嚴重,被侯市長不幸而言中。”

侯衛東開玩笑道:”但愿我不是烏鴉嘴,但愿所有的擔心都是庸人自擾。”

寧玥燙了一頭小波浪,利索中透著女性特有的嫵媚。等到侯衛東喝了一口茶,她道:”沙州四百多萬人口,開不得玩笑,就算是庸人自擾, 也得擾下去。我得感謝你,能在參加廣交會時發現’非典’的威脅,沒有你提醒,我恐怕還沒有意識到防治’非典’是當前最重要的工作。現在提前有了準備,如果當真有事就不至于手足無措。”

她一邊說,一邊下意識地將侯衛東和姬程放在一起對比。在沙州,姬程是分管衛生的領導,可是至今為止,他根本沒有從心底重視”非工作,他的重視仍然停留在口頭上。她心目中最佳的防非辦主任人選是侯衛東,只是,姬程是分管衛生的副市長,防非工作就應該由他來具體抓,實在沒有理由讓侯衛東來管這件麻煩事。

侯衛東聽出了寧玥的話外之意,他笑了笑,沒有接口。

寧玥又道:”我們搞的八8角主要針對日常事務,但是很多重要的事嘈還得親自來抓,比如你主抓的國有企業改制,就沒有誰能代替。如今’非典’來勢兇猛,四川已出現了三例’非典’,我們是人口輸出大隨時會出現輸人性病例。我同意你的判斷,這是一場需要全民動員的戰爭。”

侯衛東隨口說了半句實話,同時拍了半個馬屁:”今天會議很及三寸,工作全部布置下去,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

寧玥道:”你雖然不是指揮小組的成員,也還有硬性任務,各個副^長都要聯系區縣,你除了分管工作,還得負責聯系益楊縣。那里有一聽大學還有一所中專,學生最多,情況復雜,絕對不能出事。你也不必經常回來,平時多同蔡恒聯系,督促他們。”

侯衛東苦笑道:”寧市長,難得有機會在省委黨校學習,就讓我安安靜靜充電。 ”

寧玥道:”本來不該如此,可是我總得讓可靠的人管最難的事,請你理解。 ”

侯衛東理解寧玥的難處,在代理的期間遇到”非典”這件麻煩事, 她確實需要得力的可以相信的助手,于是認真地說:”寧市長放心,這也是我義不容辭的職責,一定會將分管和聯系的工作做好,隨時聽從組織召喚。”

寧玥準備與幾個副市長分別交換意見,由于侯衛東要走,就排在了第一個。兩人觀點基本一致,談話順利,輕松達成共識。然后她便轉了話題,道:”到了省委黨校,充電和休息是一回事,還得利用這個時間多到老領導家里走一走。親戚是越走越親,道理是相通的。”說到這里, 停頓片刻,又道:”我希望想做事能做事的同志得到提拔。”

說到這里,她便不肯再多說。作為掛著”代理”字的市長,目前還不太適宜將有些話題點得太透。

侯衛東既是明白人,又是響鼓,當然明白寧玥指的是什么。兩人都知道對方是什么心思,點到即可。再隨便聊了幾句,侯衛東便離開了寧玥的辦公室。

益楊縣委書記蔡恒坐在晏春平辦公室,他與晏春平簡單說了幾句以后,戴上眼鏡,專心讀報紙。晏春平是小年輕,在老資格縣領導面前不敢放肆,遞了茶水后,拿了文件閱讀。他熟悉侯衛東的腳步聲,當走道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他眼睛就離開了文件,抬頭道:”蔡書記,侯市長回來了。 ”

蔡恒沒有注意到外面的腳步聲,抬起頭時,有點茫然:”侯市長打電話過來了嗎? ”

晏春平嘴角上揚,掛著微笑,沒有作解釋。

蔡恒是從政法干警一步一步走上縣委書記崗位,沒有當秘書的經歷,對于晏春平這種專職秘書的心路歷程和小把戲沒有深刻體驗,根本沒有想到晏春平能夠通過遙遠的微不可聞的腳步聲聽出誰走了過來。他取下眼鏡,放下報紙,側頭看門外,幾乎在他側頭的同時,侯衛東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視線內。

蔡恒與侯衛東握了手,并排著走進辦公室。

兩人坐定,蔡恒道:”侯市長,你是益楊老領導,今天晚上能否抽點時間接見益楊老下級,既是請你指示下一步的工作,又給老領導餞行。”

在侯衛東還在給祝焱當秘書時,他就是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此時,侯衛東成了沙州副市長,他成了益楊新任的縣委書記。侯衛東一路走來不容易,蔡恒一路走來同樣不容易。

侯衛東馬上提起電話,對晏春平道:”今天晚上和蔡書記吃飯,其他應酬都想辦法推掉。 ”

面子是靠自己掙的,同時也是別人給的。侯衛東是副市長,他給了三楊縣委書記面子,也就為自己掙了面子。

約好吃飯時間和地點,蔡恒起身告辭。

在下班時,侯衛東給小佳打了電話。

在侯衛東的家庭生活里,全家人能聚在一起晚餐是稀罕事情,小佳:下問為什么不回來吃飯,道:”你要去省委黨校學習,原本想陪你吃晚5。算了,你要在外面吃,我就到趙姐家里去。。

趙秀家與侯衛東家住在一個小區,來往方便,侯衛東叮囑了一句: 一我吃了飯就要回家,你也早點回來。”

晚上飯局,益楊縣大小領導都與侯衛東相熟,喝了幾杯酒,講講2揚這些年發生的趣事、雅事和無聊事,在酒精作用下,大家興致都很高:喝到八點.宴散,侯衛東略有幾分酒意。

回到家里,空無一人。侯衛東便知小佳還在趙秀家里鏖戰,這是他^鈄中的情況。他到岳母陳慶蓉家里與囝囝玩了一會兒,等到小囝囝上天.他才回到家里。

侯衛東先在書房上網,看了新聞,覺得無甚意思,又到客廳看電

迷迷糊糊中在沙發上睡著了。

在夢中,郭蘭被困在一座孤樓里,無數穿著白色隔離服的護士在孤褸外走動,他們背著噴霧器,將一團又一團的白霧噴向孤樓。郭蘭站在窗邊,在白霧中露出隱隱約約的身影。侯衛東拼命朝孤樓沖去,被十來個白衣人圍住。他摔倒在地,無數白衣人壓在身上,他無力喘息,只能I在地上,透過一團團白霧看著孤樓里的郭蘭。

“嘿,怎么在沙發上睡覺,要生病。”小佳打開房門,見到在沙發上熟睡的侯衛東,將他推醒。

侯衛東此時還沉浸在夢境中,揉了揉眼睛才看清眼前人是小佳,他心生忐忑,暗道:”剛才我夢到郭蘭了,喊出聲了嗎? “看小佳的臉色, 一切正常,這證明自己確實沒有喊出聲。

“十一點就回來了,還以為要過了十二點才回家。”

小佳用消毒液洗了手,拿著蘋果坐在身邊,不一會兒,一條很長的蘋果皮便破空而出,在侯衛東眼前晃晃悠悠。

小佳笑道:”若不是趙姐和瑞姐都來了,這場麻將也就推了,她們兩人都來了,三缺一,我不好推托。明天你要去省委黨校,我無論如何也得早些回來,否則就真是不懂事。”

她將蘋果遞給侯衛東,走到屋角,關掉音響,屋里頓時就安靜下來。”趙姐和瑞姐都在說,你到省城黨校學習是一件好事。”

趙姐是市委常委、秘書長粟明俊的夫人,瑞姐是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洪昂的老婆,三家人私交非常好,但是侯衛東并不相信這些女人的八卦,盡管這些八卦并非空穴來風。”你難道不想知道她們說什么? ”

“沒有什么新意,肯定是哪一位副市長進常委,這件事你們這些夫人別瞎摻和。”

小佳撇了撇嘴,道:”我以前怎么沒有發現你很無趣,女人們喜歡

八卦,說明心理健康。”

“這是政治,不是東家長西家短,沒有你們說的那么無聊。” “不一定,你難道沒有發現我們的八卦都很準,最后大部分都變成現實。”

侯衛東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將剛才的夢境擺脫掉,道:”明天就要到嶺西黨校,沙州的事情暫時擱在一邊,無官一身輕。”他成為副市長以后,遇到工業企業普遍虧損的棘手事。這個矛盾積壓了很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的角色恰好是破冰者,因此承擔了極大的工作壓力。

小佳:”我最了解你,說這句話,表明你灑脫不了。有一句話要送給你,地球離開了誰都一樣轉。”

侯衛東道:”我就是勞碌命。今天啥也不想,洗個澡,上床睡覺。”在洗澡時,他瞇著眼回想著剛才的夢境,在夢中出現郭蘭并不稀奇,最稀奇的是夢中許多白衣人,仿佛科幻小說中的人物。

“這到底有何寓意? “侯衛東思索一陣,暗道,”十有八九是由’非典’聯想到白衣人,我沒有分管衛生,三番提醒主要領導要關注和重視’非典’,算是盡到了職責,至于如何操作和執行,那是分管領導姬程應該擔心的事,我何必想得太多。”

多數猛獸都有自己的地盤,在沙州分管領導中,各自也有各自的地蘭.大家都會遵守著潛規則,不越界。侯衛東多次提醒寧玥要注意”非典”,略有越界,不過還在正常范圍內。”我給郭蘭發了短信,她為什么沒有回,這是什么意思? ”

熱騰騰的水從頭頂直沖到腳跟,讓每個毛孔都張開,很是舒服。他3著眼,許多人和許多事在腦中回旋。

如今他想得最多的事有兩件。

其一是自己的發展方向,寧玥在前日很隱晦地提到此點。自己有優勢也有短處,優勢在于省里有周昌全老領導提攜,短處在于沙州市委書記朱民生一直將自己排斥在核心層外,優勢和短處同樣能引起天平傾斜,關鍵是看自己的作為。

其二是糾結于心的郭蘭,前夜發了短信,至今沒有得到消息,這讓飽頗為惆悵,他的心境就如心里眷戀著情人的少年,徘徊在熱鬧而寂寞的街道上。與此同時,他又對小佳懷著真誠的愧疚。幾種情緒交織在一起,讓一位成熟堅毅的男人陷入了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緒之中。

洗澡出來,小佳等在床上。明天要離開沙州到黨校學習,盡管沙叫到嶺西只有一個小時車程,畢竟是身處異地,與天天見面還是不一樣的。按照多年習慣,今天晚上夫妻兩人自然要行周公之禮。

夫妻結婚多年,性生活的表現方式和初婚時有了變化。兩人在床上慢條斯理地聊了一會兒天,互相撫摸著,情緒和熱度慢慢地升了起來。

“老公,肚子有肥肉了,要多鍛煉身體,少喝酒。”

“我天天都在鍛煉,肚子應該不明顯吧。肥就肥點,體力還行,你覺得昵? ”

“嗯,能打九十分。到了黨校,天天起來跑步,回來我要親自檢查,必須要到九十五分。” “你要怎么檢査? ” “當然是以身相許。”

在夜幕中,熱烈之后的兩人漸漸沉入夢鄉。

益楊縣醫院,郭師母一只腿被固定在病床上,閉著眼,沉沉睡去。郭蘭守在床邊,她取出手機,反復看著上面的短信,幾次想回過去,又忍住了。

到了十一點,郭師母醒了過來,看著陪睡在旁邊的女兒,著實心疼,道:”蘭蘭,保姆請到了嗎?暫時請不到,就請個陪護。 ”

郭蘭道:”明天保姆就要過來,你別操心。”

郭師母半閉著眼,道:”那就好,那就好。”腿斷之后,她就在醫院躺著,據醫生說,要六七天后,等到完全消炎才能手術。她不怕腿疼,卻心疼女兒沒日沒夜的照料。

等到母親睡去,郭蘭腦子里也想著許多的事。

以前在成津縣委組織部任上,母親生病,消息偶爾間泄露出去,成津縣科局領導、鄉鎮長大多數都到醫院看望過母親,人來得如此多,害得醫院都有怨言。此次母親摔倒,除了學校同事和段校長過來看望,來者比起前次,差得太遠。對于人來人往的無聊應酬,郭蘭看得很淡,可是她也需要真誠的關心,需要在有事之時有人幫忙。而現在大小事情皆要由她一人來籌劃,身心皆累。

她再次翻出了那條短信,暗自下了決心:”既然熱烈地愛過了一次,也就了卻了心愿,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我終究還得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

決心下定,郭蘭覺得如一萬只螞蟻同時在咬自己的心。

從小聽著父親講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她對愛情有著超乎尋常的追求,深藏著王子與公主的愛情情結。她不會輕易愛上一個人,愛上以后卻又是那么熱烈,如深埋于煤層的暗火,不見火光,可是無論狂風暴雨如何猛烈,都很難澆滅。正因為此,她才會為了第一個戀人而抽刀斷發,由一頭飄逸長發變成了短發,讓侯衛東數年之內都沒有認出來。也正因為此,她才割舍不下與侯衛東的戀情。

在靜靜的夜里,郭蘭暗自雙手合十,向黑暗而沉默的上天祈禱。

4月4日,侯衛東帶著秘書晏春平前往省委黨校。

晏春平在前往省委黨校時,便給省委組織部工作的前任秘書杜兵打了電話,通過私下關系宴請了幾位黨校中層干部。之所以要聯系中層干部,這是晏春平依據自己的經歷得出的結論,縣官不如現管,黨校上層領導都想著大事,而他這種秘書為領導辦的事都是小事,而小事則需要黨校的中層干部配合,有了他們的配合,辦起事來往往格外順手。

進人省委黨校,侯衛東百事不管,將諸事交給晏春平打理。他在院內綠蔭里散步,見黨校有個小書店,便進去隨手翻書。到了黨校,副市長身份無人能識,他由侯市長恢復成了侯衛東,將諸多煩心事情丟在一旁,安安靜靜看書。

下午,晏春平道:”剛才接到江津主任的電話,問晚上有沒有安排,他想到嶺西來。”

侯衛東道:”算了,難得清靜,就我們三人去吃小館子。”

江津如今是經委主任,是侯衛東的主要助手之一,侯衛東覺得拂了其面子不太好,又追加了一句:”你給江津說,要想請客,下個星期過來。”

晚上,幾人在黨校旁邊的小館子炒了雞雜、魔芋燒鴨子、白菜燒豆廣。小館子比起賓館來,環境差得多,或者說談不上環境,可是菜的味道卻很地道,侯衛東吃得帶勁,滿嘴是油。

晏春平見侯衛東輕松,趁機說出自己的想法:”侯市長,黨校外面朝東不遠,就是金星大酒店,我去訂一個房間,平時你就住在那邊,條件要好得多。,侯衛東道:”不必,這里條件就不錯了。 ^晏春平又換了一個方式,道:”我想在黨校弄一間房子,平時我住過來。”侯衛東笑了起來,道:”你怎么啰里啰唆,走吧,我又不是三歲小孩,還總得要一個人跟著。”

晏春平故作尷艙地笑著摸起了后腦勺,其實,他并不是真想住到黨校,趁著老板在省委黨校讀書,在沙州多陪陪老婆才是真正的幸福。當然,心里所想是一回事,應該做的是另一回事。他表達了自己的忠心又被拒絕,于是心情愉快地坐車返回沙州。

看著小車離開,侯衛東終于由前呼后擁變成了一個單獨的人,他的二’情變得格外寧靜,在校園里單純地散步,有時,遠遠地看到同樣散步的中年人,便岔進小道,盡量不與來人見面。在這個浮躁的社會里,能有一片靜地還真是不容易的事情。

回到寢室以后,侯衛東環顧房間,發現所有的物品都準備得妥妥當當。筆記本電腦擺在桌上,已能上網;茶水泡好,揭開蓋,還是溫熱的;毛巾、牙具擺得整齊,衣服掛得整齊。侯衛東感慨一聲:”為什么人要當官,這就是答案。自己想不到的,妻子想不到的,部下們卻想得周到萬分。這樣弄下去,領導想不提拔自己的手下都過意不去。”

站在六樓,目光越過校園的綠樹和房頂,能看到遠處的街燈,在越來越強大的燈光照映下,城市變得愈發璀璨。

侯衛東在陽臺上抽了一支煙,回到臥室,坐在了電腦前,上了QQ號。以前他想專門為郭蘭申請一個QQ號,轉念一想,如此做法反而是欲蓋彌彰,若是被小佳無意發現就說不清楚了。他大大方方將郭蘭加上好友,只是非常小心,不留一點聊天記錄。郭蘭頭像一直是灰色,始終沒有變成鮮亮的顏色。在QQ上掛了許久,顏色依然沒有改變。在臨睡前,再看,依然如此。

上一章: 下一章:

共 0 條評論

  1. 匿名說道:

    候衛東,人民的好干部

發表評論

2016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

千炮捕鱼什么都是免费 东京快乐8几分钟开奖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彩宝网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奖结果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25选5开奖结果 看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股票指数macd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推荐号码 好彩1晚上几点开奖 手机炒股能赚钱吗 陕西11选五数据统计 中国女篮大决赛视频 幸运飞艇最新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百度 百度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推荐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