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五秘書網

第二章 到省委黨校學習 “非典”帶來的商機

上一章: 下一章:

副市長姬程在鐵州市辦事,接到秘書文鵬打來的電話,并不是太在意,道:”你把任務安排給許局長,讓衛生局把防治’非典’的方案做出來,報給市政府就行了。 ”

文鵬還想說點什么,姬程不耐煩道:”就這樣,有什么事情找許慶蓉。 “他將電話弄成振動以后,笑著對葉鈴道:”有了手機麻煩啊。 ”

葉鈴是省政府研究室工作人員,以前是姬程下屬,如今是未婚妻。這一次,為了陪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于明強及其未婚妻旅行,她特意請了公休假。

于明強在組織部任職前曾經在省政府研究室工作,葉鈴、姬程和于明強三人是省政府研究室同事,具體來說就是于明強領導姬程,姬程領導葉鈴。于明強和姬程都是六十年代初期人,葉鈴則是七十年代后期人。

于明強的另一半叫李春瑤,是葉鈴的大學室友兼上下鋪。姬程與葉鈴關系公開以后,有一次葉鈴請客,來了不少大學同窗。姬程見到未婚女青年李春瑤,頓時眼前一亮。經過撮合,靚麗的李春瑤和于明強很快就談起了戀愛。

姬程和于明強都是前年離婚,在一起工作算同事,一起讀書叫同窗,一起離婚叫作同離,兩人有著共同的離婚經歷,又幾乎同時找到新的另一半,私下里關系百尺竿頭狠狠地進了一步。

姬程在院外抽了兩支煙,道:”肚子餓了,還等不等他們?,’葉鈴朝緊閉的房門看了一眼,道:”他們兩人是第一次出來玩,昨晚肯定睡得晚,我們再等一會兒。 “姬程愁眉苦臉地道:”昨夜你折騰了我一夜,體力消耗巨大,真的餓得慌。 “想著昨夜的瘋狂勁,葉鈴臉紅紅的,道: “你吃了槍藥吧,勁兒這么足。 ”

男人在床上的能力強,在女人面前就有男子漢的自信心和魄力。昨夜大戰之前,姬程特意提前服用了偉哥,效果還不錯,至少葉鈴起床后看起來更加嬌嫩,如新春的花兒一樣嬌艷欲滴。

對于男人來說,二十來歲時是精子多銀子少,四十來歲時是精子少銀子多,在不同階段都有失意和得意。姬程四十來歲,平時生活沒有規律,銀子不少精子很少,初次面對嬌嫩的未婚妻還能勉強如狼似虎,春風多度以后,他有時就得用偉哥。

“葉鈴,我和侯衛東、錢寧等人都是副廳級,進了常委還是副廳級,雖然級別上無差別,可是向上的空間就很微妙,能否再前進,這一步挺關鍵。你要給李春瑤認真談這件事,現在于部長最聽李春瑤的話, 李春瑤吹點枕頭風,比什么都管用。”

葉鈴在省政府工作多年,將官場之事看得挺明白,點頭道:”侯衛東是周省長的秘書,又和祝焱有關系,他的關系網寬得很,是一個厲害的競爭對手。另外還有個老資格的馬有財,他的資歷比你和侯衛東要深得多,也有競爭力。我估計常委就在你們三人之間產生。”

姬程朝緊閉房門的方向努了努嘴巴,道:”俗話說,縣官不如現管,于部長管著這一攤子事,最有發言權。 ”

十點半,于明強終于睜開了眼,伸手摸了摸,女人還在。

“年輕女人當真還是不同。”于明強心滿意足地感慨一聲,翻身起來,撫摸著女人裸露在外面的光滑肌膚。見女人仍然沒有起身,干脆揭開薄被子,欣賞女人年輕的身體。

女人如一只卷曲的小蝦,呈漂亮的”S”形,脊椎隱現。這是典型的年輕女子的身體,給了他無比的享受。他暗道:”難怪社會上傳言升官發財死老婆是人生三大快事,雖然這句話從人生觀和世界觀來說是錯誤的,但是一分為二辯證地看也有某種合理性。

他腦中想著,身體沒有歇著,嘴唇沿著脊椎往下親,一股激情又涌了上來。”你,討厭,讓人家睡一會兒。”李春瑤嬌嗔地說了一句,翻過身,抱住了性急的男人。

鐵州風景區的賓館檔次越來越高,達到五星級賓館標準的就有好幾家。站在陽臺上,能清楚地看到高大樹木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原始森林。

于明強和李春瑤起床后,巳是十一點半了,四人就提前吃了午飯。

午飯以山珍為主,茹湯鮮美,又很滋補,男人們都喝了兩大碗。

吃過午飯后,于明強剔著牙,坐在陽臺上喝茶,看著遠方風景,舒服地打了數個飽嗝,道:”老姬,幾年未到鐵州,沒有想到開發得真不錯。

姬程道:”我去年來過一次,來過一次就愛上這個地方,年年都想來。于部,干脆把我弄到鐵州來當常委,我在這片風景區弄個基地,我們兩家人隨時都過來玩。”

于明強道:”鐵州比起沙州的關系網更復雜,進常委暫時沒戲。黃子堤逃了,沙州要重新洗牌,這才是大機會,我會留心尋找機會。”

姬程等的就是這句話,他道:”于部是我的老領導,要多提攜小弟。現在沙州有可能進常委的是馬有財和侯衛東,馬有財與朱民生來往密切,侯衛東是周昌全的秘書,都有強大的競爭力。”

于明強用力地深呼吸,讓新鮮空氣快速地涌進身體:”看事情必須辯證,要用發展的眼光。特別是在干部提拔中,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 千萬不能輕易放棄。如今在干部選拔任命中講究程序,程序,你明白嗎? ”

姬程皺著眉毛認真理解于明強所說。

于明強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道:”你別多想了,回去多向朱民生匯報,有他支持,則更好辦。即使他不支持,也絕不能反對。”

葉鈴和李春瑤兩位同學在森林邊散了一會兒步,李春瑤臉上顯出些優郁,散步時落落寡歡。葉鈴知道其心事,勸道:”老于的人品很不錯的,他以前那位是母老虎,素質太差,成天要老于給娘家辦這樣事情那樣事情,很多事情都超出了原則,弄得老于很難辦。省里很多干部都支持老于離婚。”

李春瑤踢著落葉,道:”我們年齡差距大,他只比我爸小兩歲,回到家里怎么稱呼?你和姬市長只差十來歲,走在一起也看不出來,我們差了二十歲,隨便怎么打扮,我走出去都像個小三。 ”

葉鈴笑了起來,道:”我想起了一個段子,是關于考公務員的。”

李春瑤道:”你跟著老姬學壞了,總講黃段子。” “你聽不聽,不聽,我就不講了。 ” “講吧。生活讓我們這么煩惱,總得自找點樂趣。” “那我講了。 一天晚上,一群親戚再次動員一個女孩考公務員, 女孩說我不干,我不想成為公仆,騎在人民頭上。媽媽在回家的路上嘆息:你是中文專業的,除了當公務員就是當高素質小蜜,你不是騎在人民的頭上,就是被人民公仆騎在身上。”

李春瑤和葉鈴都是學中文的,只是葉鈴運氣好一些,畢業后陰差陽錯考進了省政府,李春瑤在嶺西郊區當老師,條件就差得多。

李春瑤覺得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反而很苦澀。

葉鈴又勸:”老于是什么人物,跺跺腳,嶺西干部腳肚子都要發抖。”

“太夸張了吧,老于挺和氣的。”

“那是在你面前,他掌握著無數大小干部的任免大權,走到地方上去,威風八面。你跟著他,先調到區教育局,再調到稅務這些油水部門,幾年下來說不定就是領導干部了。你弟弟在鄉鎮當干部,要升起來更是一句話的事。”

“我感覺是赤裸裸的交換。

“你都二十八歲了,以為才十八?再等幾年,等到你青春逝去,想交換都沒人理你,我這是話丑理端。”

李春瑤明顯被打動了,她在大學時代總是幻想著從西邊走來一個騎白馬的王子,誰知現實生活中,騎白馬的根本不是王子,而是王子的父親。

從森林邊散步歸來,李春瑤終于找到了應該屬于自己的情緒。她摘了一大捧野花,裝在礦泉水瓶子里,頓時將豪華卻呆板的房間弄出些陽光氣息。

看著野花和比花還要嬌艷的李春瑤,于明強眼睛里滿是小星星。”打麻將,打麻將。”葉鈴回到自己房間后,換了一身長裙子, 上面套了一件淺黃的小毛衣,弄得兩個老男人眼睛都有點發直。相較之下,李春瑤仍然穿著行走在森林邊的那條灰白牛仔褲,很青春也很樸素,但是少了些女人的性感。

姬程見自己女人的風頭蓋過李春瑤,開玩笑道:”我們回去休息一會兒,等四點鐘再來打麻將。”回到房間,葉鈴道:”你是不是又動了花花腸子,要爭分奪秒? “姬程道:”明明是你想來,還說是我要爭分奪秒。我的女人太漂亮,風采逼人,完全將李春瑤壓過了,這樣不太妥當,于明強會覺得沒有面子。我們晚點過去,讓李春瑤稍加打扮。”葉鈴給了一個白眼,道:”你的官比于部長小,難道就不準我比李春瑤漂亮,什么邏輯! ”

姬程道:”別小孩子氣,我們是有求于人,要低調。到了我的地盤上,大家把你當明星一樣,圍著你轉,道理是一樣的,有收獲就得有付出,你要相信,付出肯定遠遠小于收獲。”

葉鈴抱著姬程,道:”什么時候結婚?再不結婚,我就老了。 “結吧,現在就結。”

等到四點鐘,姬程帶著女人又進屋,此時李春瑤換了一身紅裙,鮮如花,映襯之下,于明強笑容滿面,似乎年輕了十歲。在打麻將時,姬程接到了寧玥的電話。

寧玥道:”姬市長,今天我看了省衛生廳下發的簡報,形勢嚴峻, 不容樂觀。”

姬程摸了一張麻將,用不上,輕輕放在桌上,口里道:”我安排許慶蓉做方案,回頭報給你。放心,我會盯住這事。” 打麻將的幾個人都很配合,輕拿輕放,不弄出聲音。打完電話,姬程對李春瑤和葉鈴道:”女人當領導,就是婆婆媽媽,布置了工作,翻來翻去地問。你們兩位若是當了小官,千萬要干脆利落。

于明強問:”寧玥?”

于明強道:”寧玥在女干部中算是強硬的,她在省教育廳和省委宣專部工作過,當時連部長的話都敢頂。也就怪了,宣傳部的三位部長都對她評價頗高。她到了沙州,是不是表現得很強勢? ”

姬程想了想,道:”任副書記時,她還挺敢說,現在反而很低調, 我估計等把頭上的’代’字去掉,才能真正看出問題。”

于明強嘿嘿笑了幾聲,道:”不管她如何表現,你作為副職千萬別頂牛,多聽少說。 “他還有很多話沒有說透,朱民生在沙州的工作實績并不是太好,極有可能被調走,寧玥至少是接班人選之一。當然這些事還處于高度保密狀態,他暫時不會透露。

在電話的另一面,寧玥對姬程的承諾不敢太放心,她將楊柳叫了過來,道:”你讓慶蓉局長來一趟。”

楊柳出門就打了許慶蓉的電話。許慶蓉和楊柳關系還不錯,私下里以姐妹相稱,聽到市長召見,忙問:”楊主任,寧市長叫我什么事? “楊柳朝門外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多半是’非典’的事。”

許慶蓉趕緊拿了一份匯報材料,急匆匆來到寧玥辦公室。”如果沙州有’非典’病人,我們應該怎么辦,能不能控制住? ” 寧玥不等許慶蓉坐下,便連珠炮地開始發問。

許慶蓉道:”這兩天,我們正在抓緊做防’非典’預案,初稿出來了,但是還沒有經過相關部門討論。”

寧玥認真看了一會兒稿子,臉色不太對勁,道:”這就是把市里防治突發事件的預案拿來應付,根本沒有針對性。”稿子被摔在桌子上, 發出啪的一聲響,將許慶蓉嚇了一跳。

“你們開過會沒有?”

許慶蓉為難地道:”姬市長到省里開會,一直沒有回來,防非工作涉及這么多部門,衛生局肯定招呼不動。”

寧玥火氣上來了,道:”如果姬市長開個十天半月會,防非工作就不搞了!你完全可以通過市府辦的名義召開協調會,我不相信局級干部會沒有政治敏銳性,分不清大事小事。 ”

許慶蓉只得承認錯誤,灰溜溜地離開了寧玥辦公室。

剛回到辦公室不久,兩位不速之客便闖了進來。

廖沙笑得十分開心:”許局長,許大姐,今天小廖來找頓飯吃。”

許慶蓉被寧玥批了一頓,心里堵得慌,見到廖沙,強打起笑顏,道:”廖主任什么時候回來的,堂堂廣州辦事處主任,看得起衛生局才來吃飯。 ”

廖沙察言觀色的能力超強,見許慶蓉神情郁郁,道:”許局,我知道你最近遇到麻煩事,我們來,就是為了解決麻煩的。” “我有什么麻煩? ”

廖沙指了指站在身旁的人,道:”蔣老板,嶺西藥業的老總,經銷呼吸機等防非醫療器具,今天我和他一起來拜訪許大姐。 ” 許慶蓉看著腦袋碩大的年輕男子,道:”你從廣東過來? ” 蔣大力道:”我在廣東銷售醫療器械,這是我的名片。 ” 許慶蓉正愁不了解廣東那邊的情況,道:”蔣總,請到辦公室,我想聽一聽’非典’的情況,真的有這么厲害嗎?。

聊完了南方的”非典”情況,蔣大力將話題轉到了醫療器材,道: “我們經營的’非典’醫療器材包括了呼吸機、床旁X線機、注射泵、輸液泵和氣管插管等產品,種類非常齊全,所有產品有檢驗記錄、合格證、注冊證和生產企業許可證。更關鍵的是如果發生’非典’,我們承諾有工程師負責安裝、調試和維修,很多公司做不到這一點,這也是我們公司的優勢。”

蔣大力從事多年醫療器材工作,很專業,不知不覺吸引了許慶蓉。

她道:”蔣總,感謝對家鄉的支持。只是這些器材都不便宜,平時使用得也不多,若是’非典’不來,就白費了。

蔣大力道:”我是沙州人,從小在沙州長大,對沙州醫院很了解。嶺西最好的兩個傳染病醫院一個在嶺西,一個在沙州,實話說,沙州傳染病醫院的設施設備嚴重滯后,根本無法應付大災難。我過來拜訪許局長,并不是純粹賣設備,而是先與許局長作一個溝通交流。我希望我的公司在這一次’非典’中根本沒有用武之地,但若是真的發生了災難, 也希望許局長能記起我們公司。 ”

許慶蓉聽蔣大力說得誠懇,點了點頭,道:”感謝蔣總對家鄉人的支持,你也算是內行人,我這邊有個防治’非典’的預案,你能不能從專業角度,幫我們提點意見? ”

蔣大力露出一個若隱若現的笑容,道:”只要許局長看得起,我們愿效犬馬之勞。”

許慶蓉多次到廣州去,每一次都受到廖沙的熱情接待,此時廖沙回沙州,她肯定要辦招待。她隨即打了個電話,道:”在老地方安排一桌, 五六個人,把那份預案拿過來。”

蔣大力聽到許慶蓉的安排,便覺得事情成了百分之五十。在樓下等許慶蓉之時,廖沙豎起了大拇指,道:”蔣總料事如神。”蔣大力搖著大腦袋,道:”沒有廖主任,我還找不到廟門,晚上多喝幾杯。”

晚餐上,蔣大力拿出了南方好幾個城市的防非預案,這是他特意送給許慶蓉的大禮。廖沙為此還嘲笑過蔣大力,說蔣總走南闖北十余年, 居然不知道怎么送禮。許慶蓉拿到防非預案時的驚喜表情,讓廖沙十分感慨商人無孔不入的思維和眼光。

對于許慶蓉來說,這幾份預案絕對比送上點錢物更有價值。正因為此,在晚宴上大家其樂融融,氣氛良好。

吃完飯,晚宴結束。廖沙和蔣大力送走了許慶蓉。

蔣大力道:”每次回沙州都是匆匆忙忙,沙州晚上有什么好玩的? “他在廣東習慣了夜生活,晚上十點多鐘,對于他們這伙人來說, 夜生活剛剛開始。相比之下,沙州的夜晚實在太冷清了。

“沒有什么新鮮玩法,我回家看老娘,今天就不玩了。”廖沙的生活習慣與蔣大力基本一致,只是老母親在家里催得急,他還是選擇了回家。

廖沙離開后,蔣大力一個人開著車在街道上亂逛。他開了一圈,無甚味道,便掉轉車頭,直奔新月樓。

侯衛東和小佳兩人都在書房里,聽到外面放肆的門鈴聲,兩人互視一眼,甚為驚訝,接著又聽到拍門聲。

侯衛東道:”你猜,是誰? ”

小佳道:”蔣光頭。 ”

侯衛東起身開門,道:”到了我家,除了蔣光頭,沒有其他人會這樣。”透過貓眼,門外果然是一個碩大腦袋。

蔣大力在大學報名時,理了一個近似光頭的超酷發型,加上他姓蔣,就被同學們取了一個蔣光頭的綽號。這個淖號十分形象,因此比其他同學的綽號都更有生命力。

小佳站在書房門口,道:”是不是光頭? “話音未落,就見到笑嘻嘻的大腦袋出現在眼前。

兩個大男人理直氣壯地抽著煙,小佳一陣忙碌,泡茶、拿煙、削水果,然后坐在沙發對面,道:”楊倩沒有跟你回來? ”

蔣大力伸手將手機放在桌上,道:”每天十一點,楊倩都要準時打電話,然后,工作繼續。”

小佳對于楊倩還是很服氣,在學生時代,讀書時小倩很純潔、很高傲,眼睛容不得沙子,如今蔣大力天天泡在娛樂場所,她居然如沒事人一樣。小佳捫心自問,絕對難以容忍丈夫天天泡在娛樂場所。

侯衛東道:”這個時候過來,肯定在外面應酬了。吃了飯不去瀟灑,肯定客人是女領導,回沙州還是和’非典’有關,肯定是宴請了衛生局的許局長。 ”

蔣大力這次也舉了大拇指,道:”有人說當官的精,有人說經商的滑,其實真正狡猾的就是孫猴子這種半官半商的,人精啊人精。換句說法就是狗雞巴抹菜油,又尖(奸)又滑,還給不給我們留活路。”

話音未落,蔣大力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蔣大力向小佳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楊倩的電話。 “小佳拿起手機,故意拿腔拿調地道:

“小倩倩,你好久沒有給我打電話了,重色輕友。”她拿著手機就進了書房。

蔣大力將香煙摁滅,道:”廖沙陪我回來,晚上找了許慶蓉,先溝通聯系,算是埋根伏線。”

侯衛東道:”你和許慶蓉熟悉嗎?,

“我和她的前任比較熟悉,這是第一次同她見面,因此就把廖沙拽了過來。平時我不管這邊的事,這一次南邊鬧’非典’,我們一致判斷嶺西肯定不能幸免,嶺西是人口輸出大省,’非典’傳染性又強,絕對是防不勝防。”

幾天前,侯衛東對這個判斷還有幾分疑慮,此時,他完全贊成蔣大力的判斷,不過口里道:”奸商本色,果然不同凡響,居然希望家鄉鬧,非典,。

蔣大力道:”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們組織完善的醫療器械過來, 也是在幫助嶺西。到時狼煙四起,大家都急需這些藥品和藥具,沒有準備,根本無法短時間生產這些急需品。”

“有什么打算,需要我出面嗎? “這是侯衛東第一次主動向商人問出這樣的問題。在上青林時代,沒有蔣大力寄來的三萬塊錢,侯衛東的石場將難以為繼。在這十來年,每次想起蔣大力,他就會記起那救命的三萬元。

每個人都會有弱點,侯衛東的弱點就是情關,從大學開始到目前, 每個階段都有人真誠幫助過他,如今到了還情的時候。他對此也有認識,可是認識歸認識,有些事情無法拒絕。

蔣大力再點燃了一支煙,道:”暫時不必,你是我的王牌,王牌之所以成為王牌,它是藏在最后的。若是過早就使了王牌,王牌就不值錢了。 ^

侯衛東和蔣大力聊到了凌晨兩點,這才睡覺。按照侯家的習慣,家是非常私密的環境,只有格外親密的親朋好友才會留宿家中,蔣大力恰好屬于這個范圍。

坐在床上,蔣大力慢慢抽了一會兒煙,然后給陳樹發了條短信:”老樹,我在猴子家,什么時候有空,見一面。,

發了短信,他將手機放到茶幾上,準備睡覺。誰知,手機很快就響了起來。

陳樹道:”光頭,你回沙州了?明天我爭取到沙州辦案,到時我們幾兄弟聚一聚。”他手里恰有沙州的案子,原本并沒有定要明天到沙州,得知蔣大力回來,便提前到沙州辦案。

蔣大力聽到手機里傳來音樂聲,道:”老樹,你這個檢察長天天聲色犬馬,比我還要瀟灑。 ”

陳樹如今是巴山縣副檢察長,屬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類型,他自嘲地笑道:”我也不愿意陪,今天茂東市一幫子人下來調研。帶隊人是市檢察院的領導,縣里拉我來作陪,真是無聊。 ”

侯衛東、陳樹、蔣大力、劉坤是一個寢室室友,他們讀的法政系, 到現在只有陳樹一個人從事與專業有關的工作,其他人或商或官,都還算不錯。

陳樹接到蔣大力短信,拿著手機走出包房時,城郊鎮黨委副書記侯海洋也拿著手機在外面打電話。兩人幾乎同時打完電話,陳樹打著哈欠接過侯海洋散的煙,道:”海洋,他們還要玩多久? “侯海洋跟著打個哈欠,道:”說不清,幾個頭頭興致還高昵。 “陳樹道:”明天還得到沙州辦案,早上起來太痛苦。 ”

侯海洋上一次到沙州,拜訪了沙州市長寧玥,還見到了副市長侯衛東,回到巴山以后,他主動開始抓防非工作,以居民樓院為單位開始建防線,還搞了兩次小規模演習,手里有一大把事情要做。接到縣委辦通知, 要求城郊鎮出錢接待調研組,侯海洋萬分無奈地將手里的事情放在一邊。

侯海洋道:”陳檢,上一次我遇到侯巿長,你們那一個班真是不得了,廳、處級領導一大把。”

“一府兩院”指的是政府、法院和檢察院,他們共同的特點是由人民代表選舉產生,對它負責,受它監督,所以并稱為”一府兩院”。法、檢兩家的地位比較超然,由于檢察院設有反貪局,所以國有企業、機關都對其敬上三分。侯海洋作為城郊鎮副書記,與陳樹打交道的時間多,兩人還是多年老朋友,關系深厚。

陳樹道:”我們寢室里人才輩出,侯衛東當了廳級領導,還有一位叫蔣大力的至少是千萬級以上的富翁,有一位劉坤是外逃市長黃子堤的秘書,如果黃子堤不出事,劉坤也是一匹哥^ ,

陳樹與侯海洋聊了一會兒天,一起走進包房。包房里響起了《難忘今宵》的音樂,整個包房十來個人都站了起來,同聲高唱這首散場名曲,一時之間,賓主之間融洽的氣氛達到了頂點。

在回家的途中,陳樹開起了玩笑,故意給蔣大力打了電話。半夜來電話,不是好事,蔣大力抓起電話,道:”老樹,有事? ” 陳樹忍住笑,道:”光頭,沒什么事,就是問候你一聲,寄托思念。”

蔣大力罵了一句狗日的,然后道:”最近老是失眠,剛要睡著,被你吵醒,又得在床上烙燒餅。”

陳樹在電話里一陣狂笑,道:”每次我們寢室黃色十分鐘,都是你第一個睡著覺,失眠,對你來說是天方夜譚吧? ”

“這十年過夜生活的時間太長,經常陪著各色人等泡在酒吧里,日,顛倒,生活暗淡無光。”蔣大力又罵了一句,”狗日的,老子形成了一個怪癖,在包房里,聽著五音不全的歌聲,枕著小姐的大腿,老子就能安然入睡。回到家,睡在一米八的大床上,安靜得沒有一絲雜音,老子就是睡不著。”

陳樹道:”光頭,你要注意,最近在大抓商業賄賂,好多人都進了雞圈,特別是醫藥行業的,被抓了不少人。”

“謝謝,我最近開始調整工作方式,拼了十年,應該退到幕后了。

與陳樹通完電話,蔣大力神經興奮起來,在床上翻來覆去,腦海里浮現出一個又一個的人影。他們這一批南下闖蕩的人,部分功成名就,部分不知所蹤,部分進了監獄,更多人為了生活還穿梭在夜總會里。他暗自下定決心:”應該改變工作和生活方式了,繼續這樣下去,一切就要失去意義。”

早上,他被侯衛東從床上拎了起來。”還早,讓我睡一會兒。0蔣大力用手捂著眼睛,臉色呈灰白色。”走,我帶你吃豌豆面,就是益楊那一種。”侯衛東穿戴整齊,精神抖擻,下巴刮得很干凈。

被拖起床后,蔣大力臉上漸漸有了血色,道:”陳樹要來沙州辦案,中午把劉坤叫上。畢業以后,我們幾個同學難得聚在一起。你和劉坤關系弄得挺僵,我就搞不懂,你們這些搞政治的人怎么會弄得水火不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侯衛東打斷了他的話,道:”沒有你說的邪乎,中午就約在新月樓前的水陸空,這個館子不大,生意紅火了十年,味道確實霸道。 “在不了解實情的同學眼里,他和劉坤是政治對手,而實情是劉坤與侯衛東的政治地位差距太遠,兩者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不在一個級別上就談不上對手。

豌豆面攤子是從益楊搬過來的,老板是老老板的兒子,完全繼承了父親的風格,臉上一副愛吃不吃的麻木表情。桌子有七八張,鋪著一次性餐桌布,干凈,簡樸得有些簡陋。

侯衛東經常被人奉承著,如今遇到熟悉的冷臉子,反倒覺得心里舒服,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益楊沙州學院。

豌豆面也依然如故,白色的面條、紅色的湯、黃黃的肉末、綠色的豌豆,熱騰騰冒著氣,散發著誘人的香味。蔣大力還嫌不過癮,又加了一勺紅紅的辣椒。呼哧呼哧地吃完豌豆面,蔣大力流了一頭大汗,渾身通透,仿佛將多年來在包房里積累的濁氣、濁水排出了體外。

放下碗,侯衛東道:”我上午要到辦公室開會,你怎么安排? ”

蔣大力抹著額頭上的汗水,道:”我要到衛生局去,給許局長送一本防治’非典’的醫療器械目錄。 ”

侯衛東道:”那我去上班,等一會兒,你約陳樹,我約劉坤,中午在新月樓吃飯。”回到辦公室,他要給劉坤打電話,這才發現,手機的電話本里沒有存劉坤的電話。”春平,你有沒有劉坤的電話?’,

晏春平在手機電話簿上翻了一會兒,把劉坤的電話找了出來。他知道劉坤和侯衛東的恩怨,主動道:”侯市長,需要我給他打電話嗎?,

“不必了。”侯衛東看著寫在字條上的一串數字,擺了擺手,然后撥通劉坤電話。

劉坤昨晚玩到半夜,喝了不少酒,從酒吧帶回了一個長得還算標致的野性小姑娘。他被電話驚醒,意外地發現是侯衛東的號碼。他手機里并沒有存著侯衛東的號碼,可是,他在當秘書時,把侯衛東的號碼記得滾瓜爛熟,隔了這么久,一點都沒有忘記。

他猶豫了一會兒,賭氣似的接通了電話。

“劉坤,我是侯衛東,今天陳樹過來,蔣大力也在,我們幾個同學聚一聚。 “侯衛東調整了情緒,將副巿長的腔調扔到一邊。

劉坤聽說是這件事情,仰頭倒在床上,道:”在哪里?”

“新月樓,十二點。”

小姑娘被電話聲弄醒,睜大眼睛看著劉坤。昨夜在酒吧里,她化了濃妝,看上去像個調皮的小野貓。今天早上醒來,沒有了濃妝,將真實面目暴露出來,最多就是十六七歲的樣子,眉眼沒有長開,稚嫩得很, 相貌也極為平庸。

劉坤一陣反胃,他拿出皮夾子,扔了幾張票子,把”小野貓”打發了出去。”去,還是不去? “兩種觀點在腦子里斗爭了一會兒,他下定決心:”人不求人一般高,我不是干部了,還用得著怕侯衛東。不,我從來都不怕他。”

中午,十年來沒有聚齊的四位同學在新月樓見了面。劉坤有意遲到了幾分鐘,他開了一輛新買來的寶馬。買這輛寶馬時,姐姐劉莉發了火:”這一段時間,你是做了不少小工程,別以為是你實力強,手腕高,其實別人都是看在你姐夫面上。這個時候最需要的就是低調,免得給你姐夫惹麻煩。 ”

劉坤自尊心極強,被揭了短,惱羞成怒,道:”我是生意人,生意人要不要門面?沒有一輛好車,就意味著沒有實力,沒有人愿意和沒有實力的人做生意。你沒有做過生意,不懂就不要亂說。”

在他的堅持下,還是買了這輛寶馬。季海洋和劉莉看到這輛寶馬在城里招搖心里就發緊。此時,四人都開著車來,就數劉坤的車最好。

“行啊,劉坤都開上寶馬了。”陳樹與劉坤多年不見,多年后見面透著親熱,上前就擂了一拳。

劉坤揉著肩膀,道:”我的車縱然是寶馬,你拿起話筒喊一聲一前面的車靠邊,我就得給你讓路。”他所說的是事實,警車開道最喜歡說的就是這句話。

酒店胖老板跟在侯衛東后面走了過來,他先給劉坤打了個招呼,然后站在侯衛東身旁,道:”侯市長,我到成津弄了些鳊魚回來,做黃燜鳊魚,你最喜歡的。 ”

劉坤以前在給黃子堤當秘書時,來到新月樓,胖老板總是倒屣相迎,看見劉坤會將嘴巴都笑爛,恨不得掏心挖肺,此時他只是對劉坤點了點頭,完全視為無物。作為曾經的政治人物,他對前后的態度對比格外敏感。

侯衛東當上了益楊縣委書記以來,就很少在餐廳點菜,總有服務員將所有的雜事做好,今天老朋友聚會,他沒有帶秘書和司機,親自服務,全部點的是自己喜歡吃的菜。

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道道擺了上來,紅酒倒滿了一大杯,侯衛東主動舉著杯,道:”十年時間一晃就過去了,我們幾個同學難得聚在一起, 為了同學友誼喝一大杯。”他仰頭將一大杯紅酒喝了下去。

蔣大力知道劉坤的心結,特意舉起杯,道:”劉坤,我們兩人都是商人,用力碰一杯,明年賺大錢,自由自在花錢,不受人約束,讓侯衛東和陳樹這兩個有人管的家伙羨慕死。”

劉坤最怕喝酒,躲著,閃著。

所謂一物降一物,蔣大力不由分說將一杯紅酒塞到了劉坤手里, 道:”別磨磨蹭蹭了,喝酒。 “劉坤只好喝了酒。

幾杯酒下去,暫時將隱秘牢固的隔閡打碎了。大家擺談著過去的時光,談論著現在各自的境遇,喝著紅酒,似乎又有了當年同在一個寢室佩大山擺龍門陣的氣氛。可是十年時間,畢竟嚴重腐蝕了四人的身體和神經,擺談上桌面的都沒有什么內容,大家將內心最深處的感受隱藏了起來。

在四人中,劉坤內心感覺最為復雜。當年的四位室友,如今兩位經商兩位當官,當官的兩位中,侯衛東是沙州副市長,陳樹是巴山縣副檢察長,經商的兩人中,蔣大力身價不菲,而自己曾經是處級干部,如今是一個小商人,靠著姐夫接點工程。不滿、嫉妒和憤恨,在酒精的作用下,如一根尖刺扎在了劉坤心中。在醉眼蒙昽中,他仿佛看到了侯衛東陰險的笑臉。

陳樹喝了酒,漲紅了臉,有些結巴地道:”光頭,這幾年賺了不少黑心錢吧?現在住院看病這么貴,就是你們搞的鬼,反商業賄賂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針對你們,千萬要小心。”

蔣大力也喝了不少酒,道:”這是對我們醫療行業的誤解,這次南方鬧’非典’,我們公司以最快的速度組織最全的醫藥及器材,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不知道造了多少級浮屠。”

劉坤喝了兩大杯紅葡萄酒,頭腦開始昏沉沉的,他聽到蔣大力的話,諷刺了一句,道:”蔣大力,賺錢就賺錢,別弄得這樣高尚。”說完,頭就垂在了桌子上。

侯衛東看著低垂著頭的劉坤,輕輕搖了搖頭,心道:”這些年經過這么多事,特別是黃子堤還在外逃,早就和劉坤做不成朋友了,若不是同學聚會,估計很難坐在一起。同學一散,我們也就散了。 ”

上一章: 下一章:

發表評論

2016 © 所有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

千炮捕鱼什么都是免费